iLMS知識社群(Sites)師生部落格(Blogs)朝陽首頁(Homepage)Login
Position: 宋定莉 > Latest Articles
by 宋定莉 2014-11-19 15:40:17, Reply(0), Views(29)

哲學的認知科學

The Cognitive Science of Philosophy

                              中博一 d98110005 宋定莉譯

 

      哲學的理論與世俗的理論

       哲學的理論是嚐試使得我們的經驗有意義─描繪出(figure out)事物是如何的?學習知道我們是誰?並決定我們該如何地生活,哲學理論嚐試用尋求一種理解、內在充份和理性來思考我們的世界和我們所在的位置,並解答此一生存巨大的問題,雖然,完整的哲學必關連著許多種種不同的觀點,而它們均為概念式的分析與理性的推論,自從人的概念和理性的本質被認知科學科學性地掌握以來,我們就期待著一種源自哲學自身的認知方向,期待它們如此做─而且是一條主要的方向。

      我們可以看得出來:體現此種哲學認知科學上是如何地重要,認知的一些基本概念像是:時間、因果、事件、自我以及心靈,這些新的概念乃是以認知科學為工具方法去分析哲學基本概念,所產生出來的結果。

       但還有其他,以相同的啟蒙,應用了此一認知科學於哲學,以哲學歷史做為主體這種觀點,去看待人從此種概念化和理性化的過程中學習到了些什麼,自從哲學使用此種亦為人類存在所擁有之概念化之資源,也同時是做為人類概念化活動之探究形式,我們可以知道,這是可能的:去掌握這樣一種哲學,哲學也是利用不同種類之想像力來組合成人類之認知活動的能力,某種哲學觀點,似乎對某些人或某種特定文化有直覺之對錯可言,我們稱此為〝直覺之認知科學〞。

       當哲學家們如此建構著存在、知識、心靈、道德的理論,他們使用著相同的概念資源,而且也使用一般人在其文化中所使用的基本概念,哲學的理論同時也轉換並更新(refine and transforms)了此種基本概念,使得觀念更完滿,有新的關連,且有一種奇妙的關連(novel implication),它們運作此種概念時是在歷史文本之內,讓我們去看看從洛克(Locke)《人類悟性論》《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眾所週知對認知所提出之理解,在此,他描述了心理如何認知觀念:

     「從哪裏,我們能找到知識和它的根據?這個問題的答案只有一個字,那就是─從經驗(experience)…..,我們的觀察運用於外在可感覺事物,而我們的心靈認知並反省它們,而這樣的認知提供了我們思想。」(C2,Locke,Human understanding,bk,2,chap,1,p2)

       當我們讀到這裏,我們瞭解到洛克視心靈為容器(container),客體自外在進入此一容器(例如:感覺是外在客體影響了我們的感官),因此,內在的是心靈作用於客體之上,另外,洛克視感受為物質性的(materials),即是建構複雜觀念的基本與料,這裏有2個十分顯著的隱喻(metaphors),第一是心靈做為感知的容器,能感受到外來的刺激,另外則是心靈做為建構者(Builder),心靈接受感覺與料(perceptions),而建構成為複雜的觀念,同時洛克也觀察到了外在事物進入心靈的數種方式,這些方式包含了五種的感官:「感覺通過觀念而被認知,感官接受了此種感覺,光做為顏色,像白、紅、黃….在眼睛此種器官….心靈猶如空室(我們可以如此稱說)─如果它們失序,則無法呈現出它們的功能,除此以外別無他路,而且也別無其他方法能使認知感受到。」(C2,Locke,Human understanding,bk,2,chap,3:1)

       洛克在此使用一般性的隱喻,感覺即是接受(perceiving is Receiving) 心靈經由感官被動地接受客體之感知,神經的傳導經由感覺與料自外而顯現─其中轉介之中途站─就是心靈,心靈,就像人之導航,操縱著種種的感覺。

       此種的心靈隱喻既非偶然,亦非任意處理,它們是有組織的,它們定義了洛克所使用之心靈的存有,此種存在亦為一種容器(container),心靈置於內在,通過感官使事物收納其間,感覺是內在客體,客體存在於外界,感覺即是攝受,心靈在其統攝感覺與料時並不扮演任何的角色,它只是被動地接受客體所給出的認知功能,就是將對客體的感覺形成觀念的形式。

       它可以將感覺呈現給我們,它使用一種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均會使用之概念隱喻及心靈一般概念,此種一般性的隱喻在洛克的本體論中扮演著有力的角色,這也就是他的心靈形上學(metaphysics of mind),這是可能的,此種認知的功能,使得知識做為觀念的客體,就像可見的隱喻顯現出來,隱喻做為內視(internal viewing)之場域,心靈的此種功能,Denett稱其為〝笛卡爾式的劇場〞〝Cartesian Theater〞,但它並非外來之模式,做為阻斷笛卡兒與其他哲學沉思之物,相反的,它是一種隱喻,呈現出我們心靈之一般概念,它僅僅定義了我們如何界定心靈這種思考。

       這種不平常而顯著的心靈演出,使得我們從一般觀念系統和能力中而認知進入到哲學的抽象概念和理論,它們來源於一般想像力之認知,它們創造並轉換了普通的概念,認知的模式和隱喻、人性的企圖和始源,Mark Turner在《閱讀心靈》中,完成一般我們所分享的認知,即是做為此種認知之形式和概念。

      哲學之認知科學可視為概念之工具、方法,而此種認知科學可幫助我們認知、進入並掌握哲學理論,例如:哲學的心靈理論,為聖多瑪斯、笛卡兒、康德、Patricia Churchland所提出的,此一複雜概念之結構是做為概念(Concepts) 、理性(reason) 、論證(argument)的本質預設觀點,去鑽研它們是如何運轉的,我們可以分析它的基本概念和論證的形式,而推論出它們是如何使用的,我們可以探究出作為概念形式根據之組織(frames)的理想認知模式、換喻以及隱喻。

        哲學提供了何種之認知科學

        哲學之認知科學在三方面承諾給予我們內視的觀點,那就是概念的分析、批判的評價與建構哲學的理論方法(mean)。

     

       概念的分析

       使用我們所學習到的概念本質、概念結構和根據,我們可以對我們行為所依賴的哲學有更深遠之瞭解:它們的預設為何?它們隱涵了生活不同的面向,例如:哲學的認知科學給予我們一種方法去瞭解,哲學從一開始以來就有的提問像是:〝何謂存有?〞、〝何謂真理?〞、〝何謂善?〞,這非一般的問題,在日常生活的事務之中,我們也不會出現這樣子的問題,只有深深地進入,則此問題才是可能的,我們無法開顯它:將它視為一世俗化的理論(folk theory)之一巨大的數、或隱喻的概念,對此一問題,哲學理論預備了它的解答。哲學理論嚐試去更新、擴展、證立並自足這樣在文化下的隱喻與一般性理論,它無法完全併入某些文化內一般的理論模式,如果哲學無法使用這樣的方式與文化相結合─它不是更廣義地分享了文化中概念與想像的資源─則對一般人和他們的生活,哲學並沒太大的意義。

       哲學理論,就像一般理論,並不完全來源於那種純粹、超驗的理性,哲學建構著概念與文化推論的資源,而它也轉換、創造性地擴張了此一資源,此一認知並非強制僅為文化之建構,它仰賴於經驗本質之體現以及我們身體的集合和我們所居住的環境。

      

       批判性的評價

       哲學的認知科學並不是鑽研哲學的系統是如何地做出來的,它同時也給出批判與評價理論之認知基礎,例如,它對瞭解一般理論(folk theory)的範疇是很重要的,對其組成來說:某概念就像某容器,在哲學系統中,我們稱為範疇的批判理論(the Classical Theory of Categorization),它從隱喻與想像圖式(image schemas) 的定義集合開始,包含了容器的圖式與許多不同的隱喻圖像,就像:概念做為一種容器(A Category Is A Container),但分析並不到此為止,我們仍然不能完全地挑戰,建構於經驗範疇結構之上的傳統理論,像是原型(prototypes)、放射性範疇、概念擴展下的轉喻(metonymic)和隱喻(A4,Lakoff 1987),古典的理論無法思考認知的現象並解釋廣義基本範疇的概念與推論之結構。

       這種認知觀點是認知科學所衍生的第二種認知,像是一種經驗的度,是哲學後設的集合,就像我們第六章所討論的,哲學對所謂經驗的訓練無所謂中性概念的圖式,理論方法做成的方法預設,並非壓倒其他理論先行決定。

       對認知科學的自我批評,重複地批評了它做為認知科學的概念、經驗的測試與科學性的解釋,外於此一問題則無其他道路,但這並不是說,所有的理論、方法或概念都僅僅是詮釋的問題,如同Thomas Kuhn所提出的,一種科學的理論很明顯地就是建構理論真理的保證。

      認知科學建立於一種自我批評的方法上,將最小的方法預設在特殊分析的細節上,並不決定它的先驗性(a priori),只有在認知科學做為哲學理論的批判方式下,此條件方為可能。

   

       哲學理論化的建構

       瞭解、解釋或評價哲學理論,只是建構哲學方向此一重要工作之基礎,它可以幫助我們去整理或是解決呈現在我們個人溝通乃至全球性的問題。人們希望哲學的理論可以提出他們生活的真實指導,我們是社會、道德、政治、經濟乃至宗教的動物,所以哲學必得在所有或更多的領域中幫助得了我們。

       經驗性的哲學在其自我批判的認知科學中有2種主要方式:第一它給予我們巨大的自我知識和一種對他人的解釋,顯示出我們是如何地創造了真實的意義,為什麼我們信仰我們所信的,而我們的概念或經驗是如何地分享了我們所賴以生存的原因,幫助我們去看出我們做出錯誤假設的地方,而且對必須反對的假問題找出答案,杜威與維根斯坦,是先於認知科學的年代,他們幫助我們抵達了此種內視,讓我們終止在錯誤的二律背反(dichotomies)、錯誤的假設、錯誤的概念與根據的觀點再做發問,第二序的認知幫助我們使這個工作更好,因為它提出了更細節分析的方法。

       第二類建構的認知,對生存而言是積極性的指導,而此種知識的根據是如此地難以抵達,如我們對認知科學的瞭解,它無法自絕對的規則或原則中找到形式,告知我們完全的情況或何所做為,我們的概念無法運作,而我們的理性也無法如此之運作。

       學習知道我們是何樣的被造物、我們如何體驗這個世界、我們認知能力的界限,就是做為此認知哲學之指導,例如:行為之善,我們必須、至少是,瞭解我們潛意識的系統及其作用之方式。

       這種內視和指導可做為認知哲學之可能,乃是來自於概念嚴格與詳盡分析的結果,去體現認知的方法與工具幾乎不是一個工作,在哲學史上也是一個很小的部份,底下是探討該如何對西洋哲學史做出甚具代表性和建樹性的分析,我們可能沒辦法滿足那種嫻熟於哲學文本的各種翻譯問題、各種觀念詮釋的爭論的哲學歷史學家,我們的目的是,提供出一種充份豐富而且嚴謹的分析,去顯示出日常生活中潛意識的隱喻模式、一般性的理論如何成為哲學理論的內容,尤其是它們的形上學理論。

       我們所做的分析不是傳統上經典之分析,而是各種認知科學之經驗種類之分析,它試著從無意識的推論結構中找到管理的規則,這也是文本理解的根據,它所用的分析工具像是原型prototypes、組織frame、想像圖式image schemas、隱喻metaphors,在認知科學中較為注意文本中並不顯明overtly與意識討論的部份,而且是潛意識在文本中的意義。

       我們的分析之路像是被稱之為〝理性的建構〞rational reconstruction ,目的就是要給予我們所在位置一種意義,那不像是某些理性建構下的傳統觀點,傳統的理性建構必須假設此種建構擺置於傳統邏輯這種方法上的,我們假設一般認知的機械主義像是原型protopytes隱喻以及一般理論,其次,我們的分析也為認知本質的經驗探討所強制,我們並不簡單地假設先天這種邏輯,是正確的機械主義之根據,第三,對認知的科學家而言,他們尋找一般性更大於現象,是斷代也是歷史,存有(Being)需求的普遍性,影響了分析的考量。

       嚐試開顯普遍,我們尋求著一般理論、隱喻與認知模式的極小集合,它們定義了一種特殊哲學的位置,而且它也是最好的普遍化位置,我們的論證對認知的語義學家而言,也許十分平凡,他們就像大多數的哲學家,對於體現了認知科學的基本批評觀點,在他們的論證中一無所說,最後,我們所發展的分析已超過了理性的建構,同時,我們也隱含了對傳統理性建構方法之挑戰:它們非經驗之有效,自從它們錯失了此種之批判。

       我們的目的,在此運動中,並非發展一種對任一哲學家的工作詮釋,也不是對它們的任一觀點做分析,我們被限制,但哲學的目的卻十分重要,這目的是:(1)去有力地建構一種哲學家心中,自其隱喻與一般觀念而來的形上學(2)去顯明從其隱涵著的隱喻與一般理論而來的邏輯根據(3)去闡明隱喻關連到一般理論,這一小小的集合是如何成為龐大的哲學系統(4)去顯明形上的事業、知識論與道德理論是如何來源於這樣的隱喻與一般理論,而我們的觀點,很明顯地,這第二種之認知科學,是做為概念隱喻之理論,假設哲學能瞭解到的話。

        我們所選擇分析的文本來自西洋哲學史上兩個命運之轉捩點,第一次是做為哲學思惟起源之古希臘時代,我們從先蘇的形上學開始,它首次提出了存有本質、知識、道德的問題,但哲學的認知科學給予了我們新的分析工具,讓隱喻與一般理論問出像是:〝何謂存有本質?〞將此發問置於討論之前,我們可見:所有哲學家的形上學來源於此隱喻,哲學的邏輯是一種隱喻性的邏輯,形上學的概念即來源於此種隱喻與一般理論之結合。

       我們分辨得出先蘇形上學的認知結構,這種結構是從柏拉圖中期形式理論所附加的隱喻和亞里斯多德形上本質中:即存有與存在者的觀點中被提出來的,我們的分析是:隱喻形構了先蘇形上學與知識論,並導引著科學思想與哲學。

        接著我們會分析啟蒙(Enlightment)中的心靈概念,認知科學的此一觀點,在這種心靈形上學,是做為心靈哲學探討的普遍意義,像是形上學、隱喻,而這種隱喻直到現在仍伴隨著我們,雖然隱喻的思想是正常的,隱喻可能是或者不是適合的,啟蒙時代的心靈,就如同我們所見,自第二序的認知科學而言是不完滿的結果,這裏的例子:哲學的探討即是科學的剩餘。

       再者,我們必須慶賀啟蒙時代道德理論的成就,而它也依賴於啟蒙時代的心靈理論,我們必須把分析擺置至於康德,他首先提出了純粹、理性的道德理論之原型,再來,康德每一個倫理學之面向,從機能道德性的概念,都為相同的隱喻所界定,而且很多定義了現代世界的道德世界觀,康德的道德,也像所有的道德,是不可回覆的隱喻,這需要我們放棄自康德超驗、全稱和純粹實踐理性而來的道德論證,無須為此失去而哀悼,事實上,它給予我們道德認知時的可能觀點。

       最後,我們會分析一些基本的假設像哲學理論中流行的三種身體觀,我們顯現:在主流分析哲學下的隱喻支撐,諷喻ironically,否定了存在概念的隱喻並體現了意義,我們的更高批判,像是對Noam Chomsky語言哲學的假設分析,對照於許多在本書中很明顯之經驗主義認知學的觀點,我們的總結是,批判地檢證理性行為理論,此主義正廣泛地應用於經濟、倫理、政治與國際係理論。

        形上學、心靈、語言與道德哲學在這方面告訴了我們些什麼?首先,所有的形上無論如何宣稱其自身,它的本質都必定是隱喻,第二,所有的隱喻思想是不可排除的,是隱喻思惟定義了形上學,而將所有哲學理論邏輯地統一在一起,第三,此為事實之必然,哲學理論是在使得相同的概念作用於一般思考,而成為可使用的,我們日常的思想是隱喻性的,所以哲學的思考也是相同的運作,這是無須訝異的,隱喻,做為理性的一種障礙,使得理性的哲學理論成為可能。

 

 

第十六章   先蘇時期:早期希臘形上學的認知科學

 

       形上學的危險

       很自然地這個問題是在問事物的本質,如同亞里斯多德所說,形上學的開端是:〝所有的本質都是欲望求知的〞,我們渴望求知,為了實踐的關係:如果我們所吃的菇蕈是有毒的;我們渴望求知,為了倫理的原因:如果在男女之間有一種基本的本質之差異;我們渴望求知,為了純粹知性的原因:像是想要知道是否宇宙會有終結?尋求知識的假設,使得世界有系統的意義,它並不僅僅是個體現象殘餘之收集,不被上帝是否無常、惡作劇、殘忍這樣奇怪的念頭所決定,而是一個宇宙理性結構之整體,換言之,尋找知識,我們必須假定世界是並非荒謬的,但它同時也假定我們可以從世界中獲得知識。

        這兩種假定,定義了降在我們身上的一般性世俗理論,我們將其視之為巨大且用它來追尋系統知識。

 

        知性世界世俗的一般性理論

        世界做成了某種系統的意義,而使我們獲得其中的知識。很自然地我們會去問:事物像是什麼?以及我們為何這麼做?我們尋求世俗的一般性知識,事物種類的知識,而非特殊假裝一個存有的知識,我們想知道哪一種菇蕈是有毒的之前,我們必須先知道一般種類的菇蕈,我們想要知道的是男人和女人的基本差異,而不是這個男人和這個女人的差異,我們假設所有的問題都有答案,如果我們能形式化這些問題,則此一答案就是事實。

       換言之,很多時候,我們對事物都假定它有兩種一般的理論。

    

         一般種類的理論

        每一存在均有其本質或自性,就是它的屬性集合使它成為它所是,同時也成為它原因的由來。本質的一般理論,它的隱喻在於兩方面,第一,觀念的本質,就其物體的屬性,組成了範疇的基礎:實體與形式,例如:樹由木頭做成,它的形式包含了樹幹、樹枝、葉、根、主幹等等,它也有變化的形態(另外一種形式),就是由種子到大樹,這是我們定義客體為樹時的物理基礎:實體、形式、變化,本質看來就是物理術屬性的集合,在抽象的本質中,本質做為實體、本質做為形式,以及本質做為變化。

       第二條路線就是:本質的概念就是一種隱喻,做為原因的來源,直覺就是:如果樹由木頭所做,它就會燃燒,因為它有樹幹而且直立,它會倒下,樹的行為本質,是它做為此類事物的一種因果屬性,樹可以燃燒,因為它由木頭做成,抽象的本質亦有相同的直覺,像是人的特性,誠實的人會說真的話,他的誠實來源於他說真的話,這個例子,屬於隱喻的領域,因為人的屬性中有一種隱喻的本質,叫做〝個性〞,這是原因。

       這種一般理論的後面,就是哲學形上學的基本概說。

 

    形上學的基本假定

 

      存在及其本質定義

       這是很重要:從渴望求知的本質中,導引至形上學的思惟。我們相信存在,它稱之為形上學的衝力,這可使一般本質理論應用得上,種類和做為種類的本質,如此反覆是被決定性的步驟,相信這是朝向西洋哲學的第一步。

       這種存在於內心的形上衝力不僅在西洋哲學,亦在所有的西方科學,使得物理學家尋找一般場域的理論,就像它常被瞭解的〝萬物的一個理論〞,在生物學中,相似於生命的理論,他們想要發現某些本質,是做為事物行為之特徵,在研究的一般領域中:生理現象、生命、心靈、語言等等,像何謂心靈?何謂生命?這樣的問題,它先行預設了普遍知識的意義。

       無論我們喜不喜歡它,我們都是形上者,我們整理著事物的本質,我們用此形上衝力往更高更高的層次上尋找知識,和事物更普遍的概念範疇,當我們開始尋找這更高更高的概念範疇喊和本質時,即有三種異化之可能:

        1.世界沒辦法系統化地組織,或我捫不能知道它在某種普遍化之上,在其概念的等級中,它也是相對的低,換言之,對世界的系統性或知性而言,它可能是一種限制。

        2.範疇的等級也許是無法界定的,而且包含一切萬有在(All inclusive)範疇的存在也沒有等級,世界也許是系統性的,但非全然知性,獲得世界知試識的過程將是無限,而且也將是無法滿足的任務。

       3.範疇不斷上升而終於包含一切的萬有在範疇,它的本質可以解釋為所有事物的本性,只有在此之下,我們才能說世界完全是知性的,至少是在規則之中。

        第三種異化我們稱之為:萬有在範疇的一般理論(The Folk Theory of The  All  inclusive  Category),一切事物的範疇均為存在。自一般本質性理論,來源於萬有在範疇有其本質、知性的一般理論,在獲得其本質知識,至少是有歸則的,這種萬有在範疇,我們稱之為存有(Being),而它的本質即是存有之本質。

       第三種異化,使得世界成為系統而可知,在希望之中,這種懷疑態度是當人在尋找一般知識是均會有的,樂觀主義將會導致實體的存有論預設,有一種存有概念,當它是其所是,它就是存有。

       如我們底下所見,此一問題來源於形上衝力之終結,為四種一般理論所界定,使我們問出一序列沒有意義的問題,使得我們對世界有一種觀點而不致於被誤導。

       為何會如此,我們的方法是運用此一認知科學作為方法,而認知科學隱涵在西洋哲學形上學的思想中,西洋哲學基本的形上學計劃是出於亞理斯多德之手,在先蘇時期,他們警告著:如果用此種方式來思考自然是危險的,但亞理斯多德將對存有之理解視之為知識的終極形式,它同時也是將西方科學解釋為終極存有的舞台。

        形上學的基礎在亞氏的形式,這不同的經緯交織成了亞理斯多德的形上學,呈現了許多早期希臘哲學家的思想,早期形上學的興起,使我們可以看見它們的階段性,如果在此我們能稍微鬆綁一些。

我們的計劃是要去解析,當我們像亞理斯多德一般在問形上學問題,我們為何要將認知觀點,做為我們的預設,我們所做的並非像哲學歷史學家,而是認知的科學家在成熟的希臘哲學中尋找概念的意義。

如果運用以前的方式,我們發現這是閱讀希臘哲學的一種時代錯誤,讀回去早先的哲學家,但卻用後來的存在領域,例如:說Milesian的哲學家是物質主義,這會誤導歷史哲學家,因為一般物質的概念在那個時代是不存在的,但就字義的瞭解,概念必先於字詞而存在,我們論證這樣的概念,也許早於亞氏形構出形上學並有充份的字詞解釋之前,跟隨它的並非歷史或文本的學識,而是全新的:早期希臘形上學的認知科學。

 

        開端

        西洋哲學興起於公元六世紀前,在埃歐尼亞學派,就是今日土耳其這個地方,西洋哲學的特徵被少數希臘科學家決定,這些早期的哲學家奮力地發展對自然事物的理性思考,這是條補充之路,也是一條替代之路,神秘的故事跟隨著自然的事件是不可測的,有時是神的輕浮行為,所以早期的希臘哲學家思想他們已開顯了一條自然的基本規則(希臘稱為Phusis),它可以解釋事物如何進入存在、為何它們有如此之性質、或為何事物以如此的方式作為,換言之,它們使他們的信仰往向知性的一般理論,它們很樂觀地找尋〝什麼是存有?〞、〝我們如何知道本質?〞這類問題的終極答案:在一般理論的萬有在範疇,但做為自然哲學家所稱的自然──是一種動態的物質世界,但其後繼者,像柏拉圖或亞理斯多德,它們的意義更多。

       一種革命性的觀念,像事物的發生是有一種可能的規律或法則在管轄的,而人的理智能夠分辨此一規則,這很令人興奮也很危險,它令人興奮:因為人存不再是那麼的神秘,當事物如其所生的發生,做為這一個神或那一個神的的意欲,主體是如此之無常,知道事物本質給出了存在的指導;它同時也很危險,因為它動搖了秩序,而且在傳統智慧的模型中引起問題。

      觀念就像自然事物之規則,而漸漸形成了形式,最高的存有問題,在它的普遍性中:〝何謂存有?〞並非在六世紀的Miletus突然發生的,而是逐漸地、在被稱為自然的概念中組織的,自然就是一個整體之統一,當事物入於存在、變化而有序,為規則或律則所管理。

       如同我們所見,這問題:〝存有為何?〞、〝何謂事物存在之本質?〞在柏拉圖、亞理斯多德之前已經有了,這樣的問題充滿了普遍性,早期紀錄了這些Milesian自然哲學家的哲學探討(泰利斯、亞納西曼德、亞納西曼尼斯),我們可以看到此類問題和它的基本回答,這個觀點:什麼叫做存有問題被物理自然所限,他們的回答,也被預期是隱喻性和一般理論的,這就是先蘇形上學認知科學的開端。

 

         Milesian的自然哲學家

        在西元十六世紀,一批居住於Miletus的科學哲學家,分享了一般理論中的自然因果。

一般經驗中的元素

       自然事物的基本元素像是:地、水、火、風,每一元素有其不同的溼熱效用,就像底下之描述:

地:冷、乾

水:冷、濕

風:熱、溼

火:熱、乾

        我們所經驗到的事物分離的性質,是許多元素在其元素和性質中不同結合的結果。

       我們稱此為〝一般世俗理論〞,因為它是希臘基本解釋的模型,開始於古老的時代,這是一種直覺的模式,穿越過16個世紀後,仍在歐洲佔一席之地,我們嚐試描述這樣的知識就像是〝一般化理論〞,另一方面,它分享了一般性的意義組合成文化型態。它是這些知識模態的理由,在許多方面一般化的理論,也很充份運作去服務於日常的目的。

      有些一般理論,像是元素,很明顯地是廣泛的物質意識,在公眾的知識中,其他一般性理論,像是本質與一般種類,即是隱含的非意識或自然。

關於先蘇的思想,由於文獻的不充足和斷簡,顯示出Milesian哲學家在其一般理論中對存有元素用一種隱喻來象徵自然─所有存在─它被理解為存有物質組成的〝質料因〞。

 

        米利都的隱喻:存有的本質是質料

        雖然在那時沒有一詞能定義普遍的質料,但概念已有且來自形上的思辨,隱喻提供了我們一種對自然整體的瞭解,某種自然的性質,定義這種隱喻就像某些物質主義的觀點,它穿越西洋哲學直到今天,如我們所見,對照於某種真實但非物質的觀點,那就是形式。

       我們不能用我們現在所了解的概念來思考物質,米利都學派認為,存有的本質是:活動、動態發展的變化,物質的面向不是靜態、無生命或機械主義的。

       米利都自然主義哲學家將存有本質視如隱喻,但米利都人是否有超越過物理自然的存有的定義?但無論如何,他們自然的概念,全都是自然的事物,是一般性、抽象性存有概念之先驅,在最早先的時候,去瞭解隱喻性的自然〈物質〉,就是去回答:〝存有為何?〞

       米利都人的隱喻,對哲學家而言是一個特殊的問題,如果存有的本質是物質的,而物質的向度是四元素:地、水、火、風,某種特殊的元素才是構成物質的原因,泰利斯所瞭解的是事物種類的一般理論,特殊種類是一般種類事物的某一面向─像地、水、火、風─對普遍事物來說均是不同之面向,所以,泰氏的解決方式就是:在四元素中找到更普遍的因素,例如:水〝做為所有事物的第一因及其最基本本質是水〞。

       很多不同的來源均支持此一神話式假設的可能根據:所有的事物都包含水,所有的生命都依賴水,地球在水之上,水開顯了地球的終極存在。

       泰利斯的隱喻

      來源:水

      目的:存有之本質

      圖像

      存有的本質是水

      存有之種類是水的形式

 

        此一概念隱喻是用來瞭解所有事物存在本質,泰利斯用水一詞來概念化所有事物之種類,附帶地說,他相信這種概念化為真,這種概念的隱喻進入於形上語句中,概念的隱喻就是將概念化的物體,以隱喻的想像方式規定,此種的概念,如果為真,顯示出了存有之約定。

       泰利斯的隱喻是本質一般理論之預設:即每一存在物均有其本質及自性,物質集合成為事物的種類而決定了它的行為,泰利斯的隱喻宣稱,無論水是什麼組成的,但它的律則必像水構成萬事萬物一般。

       較近泰利斯的詮釋:安納西曼德,發現了泰利斯不充份的地方,他論證了四元素只包含兩種差異的質量,結果一個元素不能同時來源於對立的雙方,例如,水是冷而濕,如果所有的事物都是水,那所有的事物均是冷而濕的,但如果火存在,則所有的事物均為熱而乾,這是矛盾的,那所有事物的真實:如果它們均來源於水,就不是真實的了,如果本質是真實,那麼就不可能有一個事物,同時是熱與濕,它必然是不決定性的物質。

 

   亞納西曼德之隱喻

   存有的本質是一種不決定的物質 

   來源:不決定的物質〈非限定〉

   目的:存有的本質

   圖像

     存有的本質是不決定的物質

      所有事物的種類均為物質決定性的形式

 

        亞納西曼德視事物存在本質為不決定的原則〈無限─沒有限制、不被決定〉,所有事物的本質,必是本質的一般理論,是事物行為之因,所有決定的性質來源於不決定的物質,亞納西曼德留下了無法解決的問題:為何決定之性質會來自於不受限制的非決定的質料?

 

        在此我們做一個整理,本質一般種類理論是普遍化直到發現事物終極本質之存在:即所有存在之本質,一般種類的理論,特殊的不可能是存有之本質,這就是亞納西曼德之總結:存有的本質是不決定的物質,就像一般本質理論,本質即是原因,它們是引發事物行為之因,但物質的行為是不同的決定元素─地、水、火、風─每一元素均有其之決定性質,但事物不可能來源於相對立面之兩方,所以不決定的事物不會是決定性事物的原因,這樣的理論是從邏輯一致性原則導引出來的。

        亞納西曼德整理了存有本質的問題,它可以是特殊物質,從其他存在中提供出了這樣的規則,它們有特殊性質,可視為終極質料之形式,這可以說是亞納西曼德理論之退墮,所以亞納西曼尼斯視元質為氣,是最終極之質料。

 

       為何要關心先蘇形上學

       這是我們為何要選擇這些希臘哲學家來討論的原因,其中有2個一般性的理論,就是今日當我們在尋找一般性的知識時,仍然是有用的,這兩的一般性的理論具有著相同的根據,這也就是哲學家與科學家之前所根據的,此一根據,表現在一清晰的形式中,即是形上學問題的邏輯根據,此一邏輯可用來找尋一普遍化的本質,而可運用於當我們在找尋事無物行為根據時更普遍的規律。

       附帶地,西方哲學誕生於探討此種規則,我們就是見證人,事物的本質是何種的事物呢?我們可見到三種基本的答案:它可能是質料〈某種實體〉,形式變化的形式,或三種都是,這回答是有意義的,因為環繞我們的基本物體是由實體構成,而且顯現了形式與變化的型態。

       去想一棵樹,什麼是組成它的?第一,是實體,樹由木頭所造,如果它不是由木所造,而是由鐵所造,那麼,它不是樹,由木頭組成是它部份之本質,是樹成為樹的一部份,但不是所有由木頭所構成的即是樹,第二,跨出了一小步,即是形式,樹有主幹、根和枝,如果它沒有此種形式,如果它是圓的,則它不是樹,形式也是本質的一部份,組成了樹,第三,就是變化的型態,樹由種子到小樹、成長的樹再到死亡的樹和傾倒,如果它們不是,則它們不是樹,所以變化的型態是使樹成為樹的原因,當我們說到樹的本質時,我們至捨少是指實體、形式以及變化。

 

       先蘇的哲學家已經先驅地將本質此一面向,應用於普遍本質之理論,即更普遍的概念範疇,相同的形式根據應用於哲學,就像他們之前未曾有的,我們很難想像,哲學之研究如果沒有它們的話。

 

        存有奇怪的問題

        讓我們在此稍微打住,不是因為先蘇時期科學哲學家的一般理論和隱喻,而是他們所曾經問出來的奇怪問題─即存有本質之問題,非哲學家的問題:存有為何?聽起來不高明,我們並非在經驗存有或是對它的本質有一種觀點,我們是經驗著椅子、樹、人、自然事物、語言或人的行為,我們做成椅子和樹,在每樣是其所是的事物中,它們均有其本質,人們也許會訝異著:人是如何組成?人的本質造就了人,但我們仍然沒有問到存有之本質。

       去問此一問題,我們必須不僅僅假定知性的一般理論、本質的一般理論,而是必須假定:萬有在範疇的一般理論,換言之,我們必須做成2種樂觀的假定,就所有事物的是其所是而言,它們有一個根據,第二,我們可知此一根據,如果做出這些假定,存有的本質就是所有事物是其所是的終極根據,存有的根據,即被理解為事物是其所是之原因。

       很多人做出了這種樂觀的假定:即萬事萬物均有其根據,而且我們也可以知道它,就像一神論對上帝的傳統信仰一般,所以,在今天,有許多人對存有或存有之本質存在的問題,是用神的問題或是神的本質問題之形式來加以解決,神,在存有神學中,是一種隱喻的概念,而神的本質即是存有的本質,許多人相信神是因為,神的本質即是萬事萬物是其所是的原因。而萬有在範疇理論,在宗教的領域中,仍然是存在的。

 

       形上的任務

        現在可見,討論到四種一般理論─世界的知性本質、種類、萬有在範疇─這些都是西方形上學的偉大傳統,特殊的科學可以瞭解到存有的特殊本質,像是:物質、生命、心靈等等,形上學視其自身為最純粹者,是對存有自身本質的了解。

       但存有,如我們所見,只有在相關於這四種一般理論時,才是有意義而可定義的,它們最具決定性的是本質的一般理論及萬有在範疇,沒有它們,存有將成為抽象的概念而無法範疇化,事實上,二十世紀許多反形上的哲學家都否定這些理論的效用,認知科學〈本書所採用的觀點〉對此一般理論仍是不充份的。

       如果你持有這四種理論,則你可以做出一套形上策略。

       所有事物經驗的意義均短暫而多變,但存有是永恆而且不變,某些先驗哲學家,因此論證存有不能僅僅的奠基於此經驗意義之上,而是要在經驗的背後〈變化的領域〉去 探查經驗底下的可能存在。

       如何掌握存有,一種可能的策略,為米利都自然哲學家所採用的,即存有在某些現象中顯示其自身較其它現象為明顯,理解存有就是掌為握某些存有本質現象,其他的可能,像巴曼尼德斯和齊諾所做的,先行客體觀念的隱喻,更擴展了此種本質概念化隱喻思想為存有,我們知道我們自己的思想更甚於外在的現象,存有在思想中開顯其自身,而非在物理現象中,在這些例證中,普遍的方法就是發現那些可以直接掌握而且是很好瞭解,並用以瞭解存有。 

        一般的策略,作為我們假設的基礎,是先蘇的形上學〈終極地,是所有形上學之探究〉,為隱喻和一般理論所建構,我們可以見到存有的概念做為隱喻的圖像在泰利斯、亞納西曼德、亞那西曼米泥斯得理論中,形上學的觀點是做為如下理論之假定:存有顯現它的現象為X,X是可以瞭解的,X解普遍的存在,用它形式的隱喻:存有的本質是X,對存有本質的概念化就是概念的隱喻,我們瞭解其為普遍性,稱之為存有,可稱之為某種特別、特殊形式之存有。

       我們的分析顯出了形上學之計劃─瞭解存有的觀念並發現存在的本質─依賴於一般理論且為隱喻所定義,這對我們理解哲學形上學計劃是有深遠關係的,做為形上學隱喻之終極目標,存有,是一種概念之創造,是萬有在範疇之產品,其他的理論相信:一般理論將會假定存有真實的領域,形上學的問題(存有本質的問題)是一真實問題,那些不相信一般理論,並視存有理論為為一種虛構,則他們也將視形上學問題(存有的問題)是假問題,先蘇形上學給西方傳統形上學的理由被很嚴素地看待,它們是形式化隱喻的句子:〝存有的本質是X〞。

    

        赫拉克利圖斯 

        將以上做為背景,我們將要轉向一位毫無疑問是謎般而且難解的早期希臘思想家,赫拉克利圖斯採用一種沒有企圖、衝突而且弔詭的語句來設計存有的覺識,因而驚嚇了他Ephesians的後繼者,他感覺它們是何其獨斷而沒有反省,一種弔詭而且挑戰的觀點才能吸引他們的注意,使得他們內視,我們無法假裝可以捕捉到赫氏有力的修辭,我們也無法保存他做為格言給與人生的豐富謎語。取而代之,我們嚐試去從赫氏的論證中去刻劃隱喻和一般理論,它們結構了一種小而中心的理論。

        赫氏視存有問題為發現在人經驗變動之流背後的靜止和不變性,他用詩意的語言來給予這種日常的變動性:

       萬事變動不居,萬事都在改變之途上

       濯足流水,水非前水

     (C2,wheelwright 1966,70─71)

        赫氏所問的問題是:假定存有是不變的,是存有的知識,是假定為靜態的,但存有如何能是不變的,從這種特殊流變的經驗和觀點中開顯其自身?

       赫氏的解決對一般本質理論很管用,例如:橡樹的種子和橡樹,在此有生長的變動型態,即橡樹種會長成橡樹,換言之,存有本質之一就是它是如何成為橡樹的。

       相似,在本質中亦有特殊的變化,赫氏根據變化型態的證明,他原初地使用存在一般的理論,而此一存在理論只適用於靜態的事物。

        對於變動的形式有一種內視,而這種形式是從特殊的改變中而來,那意味著,人不僅能分辨特殊的改變,而是建構本質的改變形式,所以本質,就其種類而言,被定義為在變動中。

       所以,存在本質此一問題,其回答乃是在問,在變動之流中有何種特殊靜止的型態,那麼回答是:變動本身,因為它們就是變動了的特殊型態(不變),從一般理論之普遍種類而來,它們分享了變動的一般形式,此一模式就是存有之本質,就像赫氏所說:〝所有的事物消逝於道之中〞(C2,wheelwright 1966,69),赫氏對存有觀點就是在感覺世界中掌管變動存有形式的理解:

       赫拉克利圖斯的隱喻

       存有的本質即是變動

來源:變動的形式

目地:存有的範疇

圖像:

        存有的本質即是變動

        存有的範疇本質即是改變的型態

        這種改變的型態是靜止不變的,它們是知識不變的客體,它們可以為心靈所掌握,雖然世界在變動,我們也能夠知道存有之本質,它們就是改變自身:〝智慧是─知道事物與事物之間的消長之變化〞,做為存有概念之變化對我們來說是有意義得,當我們瞭解到它們做為隱喻和一般理論之預設。

  

       畢達哥拉斯學派的學者

       對米利都自然主義之哲學家而言,存有本質之質料隱喻地解釋了事物如其所如的道,而從其質料之側面,定義其字義為自然(phusis),形上學的觀點最主要的問題就是看待存有本質的質料是如何與其他不同質料的形式區別開來,就像亞納西曼尼斯所開顯的形式,必須與特殊的各種各類事物相區別。

       數學的訓練使得畢達哥拉斯相信,有一種來自形式的概念,做成了世界得秩序,這可以解釋為何事物依其存在而有不同的型態,在數學中,他們發現了一種宇宙的規律,而可以從其他的物理的客體中區分,畢達哥拉斯的學者認為,特殊的數學形式建構了特殊種類的客體本質,數學的形式是普遍的,數,即是存有之本質。

       其後經畢達哥拉斯學者的測試與練習,我們可以分辨出第二種論證,從知識的本質而來,數學存有的本質,它的論證如下:我們對存有本質的知識是靜止不變得知識,而這種知識是數學之知,數學之知是關於數的知識,所以,存有的本質是數。
 

       畢氏的隱喻

      存有的本質是數

     來源:數

     目的:存有

     圖像:存有的範疇是特殊的數

     存有的本質即是普遍之數

     後期的畢氏學者:Philolaus總結了畢達哥拉斯學者的觀點,知識的論證:

      能為心靈所掌握的必為數的特徵,不藉著對數的認知而能在心靈中掌握事物,這是不可能的。

        事實的論證:

        數規則化並創造了界限,而顯現出事物持續的靜止,並構成了宇宙(斷簡23)

畢氏學者充份論證了隱喻的假設,當他們注視自然時,他們發現到處都是數的關連,數可以度量這個世界,音樂具備了數的特質,天空的位移被描術為某直種圓週,健康是一種適當而均衡的狀態,從某種元素比例上看。

       畢氏哲學,在希臘的概念系統中,有強烈的隱喻支撐,到現在,它仍然是數學計量思考的主要隱喻,因為這種系統性的隱喻,觀念就是數,思考就是觀念做為數的目的計算,邏輯的結論就是總和,這種思考上得算術隱喻是序列的,它可以和畢氏發展出的隱喻理論相結和,觀念地說,如果所有真實的知識均為數的形式,存有的知識即是數的形式,存有的本質就是數。

       如果存有的本質是數,那它是一個不可見的本質─非物理的本質,是超驗的物理現象,通過數學的研究可以發現物理客體中數的形式,我們捕捉到此一不可見之本質,碰觸到不可見,卻掌管存在的非物理性力量。在科學之旅中,像花的花瓣數、椰子的葉子多少,發現事物,這是畢氏哲學的神秘面向,到今天仍然存在。

       這種事實捕捉了特殊的想像,這是畢氏和我們的普遍見解,去從椰子樹葉的部份結構掌握真理,理論的物理,做為一般之呈現,這種神秘的傳統,使它用於數學的形式,來做為根據的原因之本質。

       如我們所見,柏拉圖與亞里斯多德分享了早期希臘哲學此種理論,一般理論參與了希臘形上學,而問出了此種有意義的問題:〝何謂存有之本質?〞,回答是:這問題是隱喻性的。

   我們的論證是所有的答案,對其問題而言均為隱喻的,隱喻是所有哲學理論的必面向,因為哲學理論使用著人性概念的資源和概念系統,它為均為想像力所驅策,先蘇隱喻存有的領域是十分直觀的,它開顯了直到現今仍為存在之形上觀點,對米利都的自然義哲學家,存有的本質是物質,對赫拉克利圖斯,存有的本質是變化,對畢達哥拉斯的學者,存有的本質是數。

       這樣的分析可以擴展至發覺所有先蘇的哲學家,像是巴曼尼德斯和齊諾,存有的本質,就是思想的邏輯形式,對原子論者,德謨克利圖和路西帕斯,存有的本質就是原子和虛空,對於辯士們,像是普羅塔哥拉斯,存有的質即是呈現。

        我們也發現了先蘇時期的三種本質的重要隱喻:本質是物質、本質是形式、本質是變動的型態,它定義了古典的物質論者、形式論者和形上學的發展,所有均有探討的經典。

       隱喻這一般理論之預設,做為本質的時間並不很長,但它站在希臘哲學中一個堅固的地位,在柏拉圖與亞里斯多德的作品中,這種世界觀充滿了明顯的解釋,亞里斯多德使我們了解這種論域的形式,直到現在它仍然存在。

 

第十七章 柏拉圖 

       穿越過柏拉圖所關懷過的哲學生涯和理性知識之本質,一次又一次,他的知試識論可以四種的一般理論─像知性的一般存有、普遍種類、本質與萬有在範疇所涵蓋─這是我們在先蘇哲學中已討論過的。

       柏拉圖關懷知識,在他早期的對話集Euthyphro中,蘇格拉底追問著忠誠(piety)的本質,它被理解為對的行為,年青、驕傲的Euthyphro相信自己是忠誠的,他成功地提出了一系列忠誠的定義,但蘇格拉底的根據,一些重要方式底下均為不充份的,最初, Euthyphro對忠誠的定義是:〝去作我現在所做的,去實行犯罪。〞(5e),蘇格拉底回應他一種傳統的真實意義,形式性─或本質屬於忠誠自身,而不是虔敬行為的某個特殊例證:

       謹記在心,我不是要你告訴我一個或2個忠誠行為,而是忠誠行為的形式,你必須同意,所有的不忠誠行為均是不忠誠的,而所有的不忠誠都必須穿越過忠誠此一形式,你記得嗎?(6d)

      定義一物必須給予形式,使得事物做成其自身的種類,蘇格拉底在此預設了一般種類的理論和本質:

    (1) 普遍種類的一般理論:蘇格拉底仍記得

Euthyphro的假定:〝所有的不虔敬行為都是不虔敬的,所有的虔敬行為是虔敬的。〞特殊的其虔敬行為對虔敬的普遍種類來說是一例證,像是忠心(piety)

    (2) 本質的一般理論:必然有一事物分受了虔敬行為的所有例子:〝虔敬的行為在同一形式下均為虔敬〞,所有的虔敬行為均分受於此,這就是本質,虔敬的範疇被擁有虔敬行為的特徵所定義,蘇格拉底接著說:〝告訴我那個形式是什麼,我想瞧瞧它,讓它成為一種模型,不管是你的或我的行為都是那一個種類,那它就是虔敬,如否則不是〞(6e),知道虔敬就是瞭解呈現在虔敬行為中的特徵。

        在理想國,慶祝的論證中,柏拉圖提出了一種知識的觀點,這同時也隱含著形上學,在理想國VI,蘇格拉底和葛勞孔討論〝愛智者〞在哲學家中的差異─那些人任意潑灑自己的意見卻沒有真正的知識,蘇氏的論證始於形式之一般理論,在Euthyphro中相同的運作過程,同樣地,一般理論之預設:

       同樣,正義與非正義,好以及壞,所有的觀念或是形式,都是相同的論證,在它自身中,它是─但宗教團體、行動、身體,它們都是在不同的地方中呈現,表現在各種不同的面向中。

       換言之,正義為一個單一本質所定義,雖然它會有許多不同正義形式之表現,但它們分受了相同的本質(在此稱為形式)

        立基於此形式論證,蘇格拉底的論證方式是一種追求知識的哲學家論證,而非為抵達不同的感受事物,根據理性來與終極之形式(本質)區別開來,底下是多種多樣的事物,例如:哲學家並不滿足於:〝漂亮的聲音、顏色、型態、美,所有的流行物〞,取而代之的是,哲學家〝思考認知美的自身,從分享了美的事物中,分開出了美自體本身,不是去做推斷這樣的分受。(476d)

       蘇格拉底開始著手整理哲學知識,無論哲學家知道什麼,他必須先知道存有,知識是:

       蘇氏:我們所知的知識是存在還是不存在?

      葛勞孔:存在,但我們如何知道那不是存在?

      蘇氏:對知識,我們可以充份地證明它,但如果我們可以從各種觀點來檢證它,那它們就是全然可知的,但如沒有辦法,則表示不可知?(477a)

       蘇氏讓葛勞孔論證到,人只有對存在的事物才有知識,對`不存在的事物是沒有知識的,很直接地到了我們的結論,其實有其被知的理性結構,〝只要是存在,就為可知的。〞

        這兩種理論的邏輯,使得蘇氏對此一聽起來不太公平的論點提出看法,他認為:在無知與知識之間必有其中站,即有一種客體介乎存有與非存有之間:〝如果說知識被保留給存在,無知被保留給不存在,所以我們必須尋找,在知識與非知識之間的,必有事物是般存在的。〞(477a)

       柏拉圖的論證是一種觀念的隱喻,即客體和知識是可見的,他將隱喻擴展為形式,而形成一種更為複雜之隱喻,是存有不同程度之隱喻,如果知識被視為客體,如果看見就是所見到的,那這種的知試識,就是客體的實體性,有形的知識,就像有形客體之心靈視覺,非實體知識就是非實體客體之心靈視覺,無知就是與一種不存在客體之視覺作出區隔,人能知道,就像看見有屬性的客體,人是無法看見不存在的客體(即是無知),但有時人所見只是一種陰影,它既非存在亦非不存在:〝既非存在亦非不存在的,僅為一種臆見〞(478c)

       柏拉圖得隱喻擴展至物理客體中的記號,只要是真的,也有一種界於中途的真實,而她們作管受的圖像是很模糊的(如果說隱喻就是一種知識),它並非屬於看,而是客體那邊的,這種訪四的客體及何被隱喻為真實─即變化的真實,為何是變化becoming?因為它是站在一半存在一半不存在的中途,柏拉圖運用一種普通的隱喻:存在就是一位置Location:試適用於事物其進入存有或離開存在,柏拉圖稱說這種隱喻的位置是:存在事物置於存有之域,變化的領域即是隱喻的空間領域region,事物乃進入於存在之歷程,處於一種隱喻的位置,此一隱喻,變話的領域界於存在與無之間,適用此種隱喻之邏輯,變化就是從無到有之運動,此一隱喻也隱涵在柏拉圖存有隱喻之內,真實有其不同之階段,如同我們所見,知識的程度連接著存有的程度,在此,知識就是一種看見,知識的呈顯依賴於客體知識的存在程度,在此,他提出了知識與存在之間的關連性。

       運用於此種知識的可見隱喻,柏拉圖問:何種才是知得最好,做為隱喻的邏輯,我們能知道最好的,市因為我們能看到最好的,那也就是:觀念,適用於存有之隱喻,知的更好的事物也是更真實的事物,所有物理客體事物之觀念是真的就像其他事物一般,觀念,呈現在我們心中,比外在客體更加真實,如我們所見,客體本身較客體想像更為真實,這些隱喻都隱涵了真實不同的階層,觀念的存在是真實的存在,也就是:它擁有最高的存在,客體則為其次,而想像,是一種陰影,對客體的反映則為最低的存有。

      

        本質即是觀念之隱喻

       柏拉圖形上學之中心是,事物本質之概念化之隱喻'就像心靈所攝受之觀念,觀念本質隱喻將心靈與世界結合在一起,使得世界的知識成為可能,我們知道世界中的本質世界,因為我們能直接瞭解觀念。

        但柏拉圖所做的並不是一個日常隱喻的好例子,而是,他有意識地將隱喻的建構,做為一種哲學的目的,去解釋知識是如何可能的。

         這種隱喻的內容,使得柏拉圖給出其他之隱喻,非常震憾性地,第一,如果本質是觀念,那它將不是自然界中的物質,而必須是形式,柏拉圖形式的記號,椅子的本質就是椅子的形式,就像一般理論的本質所說,本質是真實的存在,對隱喻而言,心靈捕捉著而且注視著觀念。

        如果客體的本質就是觀念,那麼西靈可以捕捉並注視著客體的本質,這是本質的特性,椅子的本質即是觀念中的椅子。

       本質是隱喻的理想

       讓我們在伯拉圖的概念系統中稍事停留:它包含了知性的一般理論、普通理論、本質還有萬有在範疇,它連接著不同等級的範疇:有陰影、反省、客體之想像是做為最底層,再上來一層是物理之客體、存有自身置於最上層,同時也有符應範疇的本質階層,同樣,存有的本質置於最上層。

       柏拉圖亦有一種普通的隱喻:知即是見,觀念是客體,存在即是處所,他連結的方式,即在不同的存有程度上有不同的隱喻,柏拉圖有2種原初的隱喻是其哲學之創新:本質是觀念與本質是一種理想,這兩種隱喻與存有市不同階層的隱喻,是柏拉圖授信之隱喻,這也是他形上學明顯之特徵。

        從此一概念系統,衍生出了柏拉圖形上學之豐富性,我們會指出其意義,並顯示其背後之邏輯,柏拉圖形上領域中之謎:善的理念。

        從普遍種類之一般理論和萬有範疇,可以形式話這種存有的形式,置於其他範疇與存有客體之上,而存有Being是存在客體最高本質,柏拉圖在此跨越了先蘇哲學一步,他觀察到本質在世界上是一種特殊事物,市範疇的一種形式─即範疇之本質,存有的本質即是此範疇本質中的一員,範疇的本質,此一本質必是一種觀念,它不僅僅是真實,它是一種可能真實的事物,跟著存有隱喻的不同程度,事物更加真實(更多的存有),如同往上昇,本質的本質即在最高頂,本質做為理想,本質必須是一理想,它是更高的理想─即最高善,自從本質就是觀念,本質就是理想、至高善以及善的理念。

        做為本質的一般理論,本質做為範疇的每一部份,其行為之來源,善的理念是所有事物的原因來源,它必為所有本質之第一因,包含著存有的本質。它是所有一切原因之原因的萊源,但最重要的,做為善的觀念是做為原因連鎖鍊之絕對的頂點,沒有比它更高了。為什麼,本質做為本質,是一切原因之原因,它不可能有其它原因之來源。

        無論如何,本質即是觀念,善的觀念是一切其他觀念之來源,它同時是所有知識之原因來源,去認識善的觀念就是去知一切事物。

        在知的領域,那最後看到的事物和看見的就是善的觀念,看見它其實是指試示我們:它真是所有事物的原因,它是所有的對與美,將可視的世界帶來光中,光與知性世界始於做為真理與理性的真實來源,任何人,它必須有智慧的行為,就必須注意於此。〞(517c)

        此一隱喻之德,通過知識的甬道形成意義,最初,此一甬道是使用著知即是見此一隱喻,可知的世界被瞭解成可視的世界,知試識的原因就是光線,它是可見之源,適用此一通道,善的觀念做為所有事物以及知識的原因,那原因就是我們前述所說,因為本質就是觀念與理想,所有個別事物之本質之源,就是善的觀念,因為本質即是原因之源(它成就事物之所是),所有個別事物本質之本質就是所有事物存在是其所是之原因,因為本質即是觀念,所有觀念的本質就是觀念之原因:

       事物的知識不僅是做為所知而善予呈現,而是自善衍生其存在與本質,雖然善自身並非本質,但其卓越與尊嚴的力量卻超過本質。

       柏拉圖在此似乎保留了本質此詞,做為存在客體之本質,並不是我們稱之為的:所有存在之存在(即物理客體之存在),他是有理由堅持這種區分的,一般的本質─作為是其所是的原因之源─它是原因但非任一事物之因,因為這個原因,它並不分享一般本質的特質,做為一般本質的原因,它是超越了本質,而是所是之因、存有之因,故而超越了存有。

       有一個問題是:善此一觀念是否能被知?如吾人所見,我們知道善此一觀念之存在,而且是所有存在之原因之源─所有存有與所有本質,本質就是觀念,善,做為本質之源,是所有觀念原因之源,也是所有知識的來源,問題是:作為知識源頭的它是能被知。

       柏拉圖得回答同時是「是」也是「否」,做為本質,知識的本質是:    「知與真理的可能原因,做為你所能瞭解的事物去知道」(508e)「As the cause of Knowledge and truth,you can understand it(the idea of the Good)to be the thing know」是的,它必須如此地被瞭解:「任何人必須有智慧的行為,無論是在私人或公眾的場合」做為哲學家,他必然瞥見了善的理念,只有哲學家,才能有智慧地去作,無論是在私人或公眾的場合,所以,哲學是王。

       另方面,善的知識並非一般普通的知識,它做為一般知識最終的原因,在此,柏拉圖再度使用知即是見此一隱喻'如同光線,原因的來源如同視覺,不可見的就像一般的事物,善,做為知識的原因,無法以一般知道事物的方式而被知。

       相同的隱喻,出現在柏拉圖洞穴之喻中,善是一種概念化的隱喻,就像陽光,它是知識的原因來源之喻,從無知到知識的運動被隱喻從黑暗上昇到光明'最開始,是無知和臆見,洞穴之囚徒面對牆壁,所見煒惟有火光之陰影,當他們上升到知識的層次,他們見著了火光,見著了陽光事物,最後,他們像盲者看見光線一般,注視著太陽。

        從這種隱喻的存有層級,陰影較物理客體更不真實,而看見它們隱喻為臆見,而非知識,看見真實的客體,使我們更靠近之識,但它仍然是一種妄念,因為對客體而言,它們的真實性是低於本質的,善的觀念,作為知識之因,是最終極的真實,人抵達終極的知識,因著善的理念。

        柏拉圖善的理念並非是一個奇妙而古老的概念,在歷史傳統中,普羅泰奴斯和其他柏拉圖主義者:奧古斯丁、安塞倫、多瑪斯等等,將它整理為理論之文本,在中世紀神學,柏拉圖的善的理念逐漸成為神的概念─是原動之不動者,所有事物的終極原因,是所有知識的定位與來源,是完美的存在,亦即,善的始源,這樣神的觀念,一直伴隨著我們,直到今天。

 

 

 

       

by 宋定莉 2014-11-19 15:39:34, Reply(0), Views(26)
燃燒的向日葵
─《梵谷傳》讀後感


    暗藍色的天空、鬱結的濃雲、大片金黃色的麥田,像是夏日午后無人的田埂,黑色的鴉群瘋狂地自遠天〈彼端〉襲捲而下,濃重地猶如將下大雷雨的天空,這是梵谷在1890年的畫作,也被視為他晚期的代表作品,很多人都認為這是他最後的一幅畫作。

    許多藝評家都嘗試去解釋,例如,畫家在奧弗的療養院的精神狀態、他那不竭澎湃幾至狂暴猛烈的創作泉源....,但他們無論如何的解釋,都無法窮盡畫幅延伸下所蘊含的生命真實底蘊,梵谷以自殺終結了他悲慘潦倒的一生,然而,在他所遺留下來的作品中,藝術的本質,突破了有限的畫框〈現實的侷限〉,突破了窮困和疾病,超越了彼岸而入於永恆,在他的畫作中看不見那種種現實磨難的痕跡,反而是真摯和諧的美感、善良與同情,弔詭地說來,梵谷,以其對藝術的始終堅持,而留下了他此生不朽的足跡;1888年〈夜間露天咖啡館〉中,對著透明夜空呢喃自語的星辰,無人的咖啡座、夜晚涼爽的微風夾雜著咖啡屋的香氣,彷佛在訴說著一個仲夏夜之夢;1889年,〈麥田收割〉中,普羅旺斯奧滾動的夏風,呼喚著、脈動著.....,梵谷的畫風,突破了印象/寫實,立體/浪漫,而直指生命或藝術的本源。

    《梵谷傳》是好久好久以前讀過的作品,本書是歐文斯通(Irving Stone,1903-1989)的原著,歐文(Irving stone)是美國著名傳記小說作家,這本書他寫於26歲,是他一生創作二十五部的傳記小說中最有名的歐文的筆寫出了梵谷之魂,這部書就是他對一代大師的禮敬,而譯者余光中先生,更是少年時代,我心目中的偶像,《梵谷傳》陪伴我度過高中大學在聯考煎熬下的痛苦歲月,那也是一段青澀成長的歲月。

     不曾去思索生命的意義,雖然,念的是最最迫近生命本質的學問:哲學,近年來,大概因為老教授一些「生命教育」或「生死學」這類的課程,因此,我也常被同學們問起:「生死為何」、 「生命為何」,這樣的大問題,期期艾艾之餘,對於那些惶惑的、 迷惘的、 痛苦的眼神,不時在夜闌人靜之際,浮現在我的心裏。

      9月搬家,老狗在夜裡凌晨2點死了,不知哪來的大力氣,我扛著牠走過黑暗的田地,望著黝黑的夜空,我覺得一切變得好安靜好安靜;90歲的父親垂垂老矣了,我們不得不到榮總的神經內科,去做失智症的檢定,在那個人潮人往、冷氣嗡嗡作響的診間前面,我突然看見梵谷畫幅中那群黑色的烏鴉,自遙遠遙遠的天際,一掠而過我中年的心悸。

     生命,也像是梵谷筆下的麥田小徑,好遠而又好近,也像是梵谷短暫的生命,像他始終堅持的畫風,當我們向本源之處走去,當我們回到那片大空無垠之地──
     山,是寂靜的
     田,是寂靜的
     而心,也剎那寂靜了下來──

 
 

 

Attachments:
1. 燃燒的向日葵.doc
by 宋定莉 2014-11-19 15:38:57, Reply(0), Views(25)

風景

 

                                     農莊

 

                          鷹 孤立於慾山峰頂

                          聆聽所有女牆

                          崩裂

 

                         鬼狐的月

                         凝望 空谷硫磺

                        千百株意志憂懼

                        愛慾希冀

                        剎那盛放

 

                       鬼雨後 旦夕

                       枯萎 凋蔽 

 

                     Bohn咖啡館

                      樹 站在理性街角

                      悠閒地瀏覽智慧

                      看一排排年歲

                      走過 霓虹

 

                      不經意地抬頭

                      下班後的   孤寂

                      正打從窗口

                      飄過

 

                     村 夜

                     無根的風飄盪

                     鞋子拖著牠的腳步

                    今晚,靈魂將往何方

                    投宿

 

                    街燈站崗

                    生命 悄然

                    凍逝

 

                   雨街

                  一首枯竭的小詩

                  綻放於矮牆苔籬

                  無止境地悲泣

                  冰簷上石化的字雀

 

                 漁場

               海終將老去

               雲睡著了

               魚拋卻沼澤

               一抹紫霞在天空中失蹤

 

              蘆葦安詳地熟睡 

              風平靜躺下

              趴下

             看  看煙囱冒煙

             船舶在空中遊走

 

             黃昏,整個仲夏漏水

             海鷗業已忘記

             淺草京都

             六番町干貝

             檸檬──一大片模糊底水漬

 

            晾曬的記憶

            風乾了的遺忘

 

            柳墓

           把肉體赤裸地穿戴

           然後,疲憊地做愛

           這次,百合選擇了

           自戕

       懵懂底痴

       星     早已不復

       年輕 而苦夜還很

       悠長

       寤寐醒轉的

       彩虹

       一片漆黑

      光摸索著長串雨聲

      漫無目地的在隧道

      鼠竄

    (行過一排排送殯行列

       才知道,山早已死掉)

 

       月季閑適地披蔴、戴孝

       無數的黃菊閤目、含笑

       羚蘭將愛人

       鬆了綁

       頹廢地擱入地窖

       就死

       垂老

 

       墳壙

      在前廳的死神

      偶爾也想傾聽

      時光撲落

      聲音某種墮落

 

      一孤魂走過

     傷寒的雨之足踝

     疾野哭遍

     喘風末期癱瘓

     螟蛾不治肺癌

 

    迷霧頓悟的旅棧

    真理瑰幻  盲啞的黑闇

    螢火蟲僵死  仍呼喚

    仙人掌的血債

   

 

    霧野

   霧 披著黑色嫁紗

   立於雪地中央

   靜待鑼鼓喧天

   黃沙漫天價響

   白蓮開遍合掌雙十

   青苔階石

   適時 蓑蘭送客洛陽

   寒

   鵲

   滿

   天

   黃昏抬來大紅銅棺

   綢緞綉鞋、火糊銀裳

   彩鳳金描著百年好合

   落滿庭黃葉

   北地冷胭脂

 

   絳點朱唇,停當諸事

   而後她拜別天公

    血淚泣下:「自古姻緣皆前訂

                       兒去也、勿思念」

 

  平疇野壙

  行過一排排哀     和吼楓

  吹奏著潦落的迎親曲

  直慟過終南

  要往往城去

 

  殘冬

  黑暗、黑暗已達雪夜的極限

  任青煙飄浮

  在沈睡底層的

  詩の花魂

 

Attachments:
1. 風景.doc
by 宋定莉 2014-10-23 12:29:07, Reply(0), Views(39)
by 宋定莉 2014-10-02 12:48:25, Reply(0), Views(45)

在靈魂的深處與妳相遇

謝嘉文攝

心之峽谷中
時間   幽然地盛放著
靜謐的生死   死生
此刻   絕對寂靜的無
愛情一般虛無縹緲的雲霧
圍繞著群山的水澤煙嵐
不止地輪迴流轉

星辰初升
我合十的眼眸仰望
地極之深
當相遇或聚首  寒喧或者握手
已成回憶
而相愛和相守   是生命中不可能的
宿命

此時此刻 
一如白鳥之翩然翱翔
在廣闊無垠的青空
永恆瞬間   瞬間永恆
燈亮了

讓我在靈魂的深處
與妳相遇
用思念的碳筆描繪出   
妳的眉眼額頭和肌膚
拿嘴唇的溫度去矯治
我徹夜和徹底的失眠    或許
失敗
在好暗好暗的黑夜裏
數著妳微明的心跳
 
打包著記憶
那些痛苦甜蜜哀傷無奈絕望的
往昔
無法被遺忘   不再的
往昔
裝在回憶裏
再將一切
通通拋棄 
 
茶癮

85度C的執著中
我的水杯
已容不下妳所給予我的矛盾絕望痛苦哀傷暈眩還有思念
請還我給妳的心
破碎了  無法縫合的

為何  妳總是需要我出賣靈魂和肉體
才能解得了這病一般的渴
 
一杯咖啡茶飲
請標上正確的價格和位置
放在冰庫
冰封和保存   然後

銷售出清

 
封印
關於妳    我親愛的
請容我關閉視窗
扔掉手機
鎖上侍服器
並將妳的柔情蜜意與狡猾奸詐
一併隱藏
再將不屬於我的妳
通通地刪除
好將妳的影像
從記憶體中   連根拔除

港灣
謝嘉文攝
山的臂膀依靠著海的肩舺
肉體    經過盛夏的迷航   
停泊於七月的港灣
在遼闊豐饒的生之海洋中
陽光   泛溢為青春燃燒之無比華美
感覺   背叛了鹹澀的海風
心      是永不停泊的帆
時間      走入深邃地夢中
長長地、但願永不醒轉的夢
在妳的呼吸或我的脈膊之中 

 

 

by 宋定莉 2014-09-03 10:07:00, Reply(0), Views(190)
大黑〈阿呆〉的故事 

       阿呆,是台中市東門橋附近的一隻流浪動物,像千千萬萬無家可歸的流浪動物一般,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看人臉色、伸手乞討的日子,但牠有著樂觀熱心的心腸,憨憨傻傻的笑容,在璀燦的陽光底下,牠是東門橋幫們:跛腳的大白、畏縮的小母黑、癩皮與小黃的守護者。

罹患骨癌的阿呆

        1029月,在仲夏的盛暑之際,年輕的王老師和傅先生帶著大黑和小母黑所生的那三名黑小孩來到草悟道認領養會場,漂亮的王老師是英研所的博士、瘦高斯文的傅先生是鋼琴王子,這一對才子佳人、俊男美女,讓我們這些老字號的草悟道義工們雙眼為之一亮。


阿呆的主人王老師 Carrie Wang

      當時他們住在大里東門橋附近,也常在此地餵養流浪動物,每天傍晚和深夜,兩個人就約好了輪番去餵食並投予藥物,在去年的中秋節前後,為了防止流浪動物們的交配繁殖,我們三個人每個週末都齊集此地,捕捉並且節紮,大黑是我們節紮名單上的最後一名,因為牠是一隻公狗,而且也根本都無需捕捉;十月底,潭雅神綠園道又新生了一批流浪的動物,王老師、傅先生和我又趕往綠園道去捕捉,大黑的事因此就被延擱了下來。


中興大學獸醫院醫療費清單


       那時外環道路尚未通車,因此大黑牠們可以自由自在地倘徉在公路旁和公園綠地上,每當我搭承132路公車,要往霧峰去上課的時候,我都不經意地瞄到大黑、大白、小母黑、癩皮與小黃在公園畔穿梭戲耍的身影。 

      像許多弱勢的動保人士和愛心媽媽一般,傅先生和王老師終於受不了鄰居們的交相指責與指指點點,所以在年底的十二月左右就搬離大里;寒冷有風的冬天,新築好的道路已恢復了通車,不久之後,公園對面的資源回收場也遭到拆除重建,防疫所的捕犬車來了,狗兒們的身影也就漸漸地不見了。 

      但我還是固定每個週末在認領養會場碰見王老師,房屋和收容救援流浪動物的壓力,使她不得不在草悟道擺起販賣飾品的攤位,當傅先生從地政事務所辭職之後,他們的經濟更加是雪上加霜。


 

阿呆所需之醫療費         

       六月時,她救援了一隻瞎眼的小貓,為了籌措這隻貓2萬元的手術費用,她設了一個捐款箱,我常見她頂著大太陽在草悟道工作從中午12點直到晚間十點,風吹雨打、日曬雨淋都從無間斷,為了增加收入,不得不去接批改英文作文的工作,每份考卷的收入為7元、她常常為了時間的壓力,徹夜不眠地去改考卷。 

      九月初,接到她打來的電話,告知我大黑經中興大學獸醫院檢查,已得骨癌的消息,王老師哽咽著:「希望得到癌症的人是我。」 

        是的,阿呆〈大黑〉也只是成千上萬可憐的流浪動物中的一員,牠得了癌症,急需切除一條腿以保住性命,但王老師傅先生已經一貧如洗,如果送進收容所,也只是安樂死一途,但就算截之了肢,也難保證牠的癌症不再轉移。  

      就如許多朋友們所說的,阿呆〈大黑〉也只是成千上萬、無聲無息消逝的可憐流浪動物中的一名,王老師也非收容成百上千的愛心媽媽;望著秋日澄澈遠天,狗兒們無憂無慮的笑容,親愛的朋友們,我們需要你們的建議和幫助,當然如果你有錢,願意捐助大黑的手術費用,也一樣地感謝你,我們都是能力有限的人,急迫地需要你不吝於給予我們指導協助。
 
 
後記:
阿呆逝世於2014年的11月  

20141025日阿呆手術完成,10141028日骨癌轉移,牠的主人在經濟和環境的壓力底下,為牠負債十萬元

 

生命誠然短暫

但愛   跨越生死

 

懇請相助

 

王老師 Carrie Wang     0975672138

傅先生                   0928521697

宋定莉                          0919666335
鴻鈞                              0978206013
          


  

  朝陽大學草悟道募款的同學們  佳琪 羿均 麒勳 治凱 碩廷 哲瑜






      





 
by 宋定莉 2014-08-20 08:50:51, Reply(0), Views(75)
農場之戀─妞妞
勞教處內的洪仲丘狗:妞妞      謝嘉文攝 
       妞妞是今年夏天出現在生命中的狗,是一隻混種的拉布拉多和黃金獵犬,高齡已經十五歲了。 
       今年二月,剛過完年不久,她和主人妞爸清晨散步至我家的巷口,立時引起小黑、新社、中山一陣狂吠抗議,我養了2年的比利時狼犬小狼才剛過世,妞妞和她一樣擁有一張溫和美麗的笑臉、一副胖胖臃腫的身材。 
 在宜蘭的妞妞     謝嘉文攝 
      「是一隻老狗、是老狗啦!」我安撫著我家的狗兒們,一旁的妞爸面露尷尬之色。
       原來妞妞有心室肥大,外加上後腳支撐無力,導致她行動蹣跚、步伐遲緩,雖然主人為她作有計劃節食,但情況仍不見改善。 
謝嘉文攝 
       憂心忡忡的主人畢業於國防醫學院,是優秀的醫療人員,待在北部的醫學中心五年,作過無數的動物實驗,年青而又英俊的他,飽受失眠所苦,常去西屯作針灸治療,也會帶著妞妞一起同行並一併治療。
在勞教處自學中心內的妞妞 
       妞妞的命運雖然不若小狼般的淒慘,但也著滄桑與淒涼的過去,可憐的妞妞,當她還小的時候,由一位淡江大學的同學所認養,住在出租套房中,關在狹窄的陽台裏,妞爸善良而極端優秀的女友,把牠帶回去飼養;那時他們同在國防醫學中心工作,租賃於台北內湖成功路附近,譜寫了長達五年的戀曲,但所謂相愛容易相處難,個性不合外加上工作的壓力,導致摩擦不斷,最後則是三天一大吵、二天一小吵,每當大人們在吵架時,無辜的妞妞總是躲在桌子底下,自卑而且十分自責地,因此牠養成了暴飲暴食的壞習慣,終身都無法改變。
       我常在清晨的後相思樹林或別墅的洛水堂附近看見與主人相依為命的妞妞,但始終無緣得以結識。
      八月的暑假中,當我正要趕往勞教去打工之際,半路上巧遇到了妞妞和她的爸爸,妞妞的爸爸拜託我,希望能將妞妞暫託給我,原因是他最近失眠症發作,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辦法閤眼了。
        當妞妞出現在勞教處時,立刻引發了一陣的旋風,畜產系大二的瑞錦是最疼愛妞妞的人,而資工系的兩位大姐姐:美若天仙的夜市西施嘉苓與畫壇奇才、勞教大將的文琪,總不忘將便當和飲水帶來給妞妞,而我這位公媽級的愛心媽媽,當然更是免費贈送疫苗與寵物美容。
       乖巧的妞妞,就跟著一大群勞教的大哥哥大姐姐們,努力地在菜園奮力打拼,實踐Greens計劃的理想,無論是大太陽底下、溫度高達39度的曠野中,或是一無遮蔽、烈風呼號的草原上,連人類的我們都早已汗如雨下、曬成人肉乾之際,妞妞總是不吵不鬧、不離不棄地守護著我們,毫無任何怨言。
       開學了,妞妞也被妞爸帶回去了老家,失魂落魄的我們,也該放下鋤頭,重拾起早已荒蕪的課本,回到久違校園。大家註冊的註冊、上課的上課,自學中心內又將是一片長江後浪推前浪,好生懷念103年這個即將遠走的暑假、有著妞妞朝夕相伴的日子,不知何時起,大度山又吹起陣陣秋風,一輪明月,早過了中秋,盛夏種下的高麗菜苗,如今也長高了數吋,期待著初冬的收成、期待著遙遙無期的畢業,而我們這群東海刻苦的勞教生和這名百歲老狗:妞妞,共同譜寫出東海農場今年夏天最偉大輝煌和最纏綿熱烈的戀曲─亙古以來人與動物、人與大自然的一首美麗而永恆戀曲,難忘的大度山風,更難忘可愛的妞妞。 
 
 謝嘉文攝
 
 東海博雅綠色農場
by 宋定莉 2014-07-15 13:58:41, Reply(0), Views(167)
 
山佳一景 

薪火相承   攜手有情
     ─
山佳國小補救教學


       103
年五月,梅雨季節仍舊拖曳,也是太陽花學運已結束、北捷剛發生殺人事件的522日星期四,我接獲山佳國小游少嫻教務主任打來的電話,她告知我528日要去苗栗山佳參與補救教學的口試,滿口答應之後,不到五分鐘後就又後悔了,因為竹南距離我所居住的大度山車程超過1小時,我連山佳國小在哪裏也都搞不清楚,那一陣子快期末了,很忙碌,有四科考卷、兩個成果需要回繳,而我這學期已經博六,但論文毫無著落,連資格考都尚未選考的狀況之下,前途堪虞;然而不管怎樣,在627日暑假一開始之後,我還是收拾起書包,往竹南前進也,理由有二:暑假不去打工賺錢,無法存活,另一個原因是,96年曾待在現已廢校的苗栗縣三灣鄉三灣國小東山分班代理代課,十分懷念蟬聲鳴響、落桐如雨和有著孩子們朗朗書聲的小學校園。
  
   山佳國小1年五班
 
山佳水餃店大老闆潘恩樹
 
 
潘恩樹作文「 我 」   字跡模糊, 我重新謄稿過 
 
書法   恩樹
 
 林筱琪作文「 我」
 
  廖敏涵作文 「我」
 
      第一次接觸補救教學,也算是新手上路了,幸好在海口國小上了為期3天的研習,3天研習的項目十分廣泛,有饒世妙校長的補救教學概論、國小低成就學生心理特質與輔導、班級經營與案例探討、學習診斷與評量,殷開雯老師的國小英語科的補救教學教材教法,國文科溫櫻美老師的國小國語科的補救教學教材教法,以及古欣怡老師的國小數學科的補救教學教材教法;四位老師都循循善誘傾囊相授,而他們也都學有專精、深負愛心和耐心,我任教於朝陽大學與勤益大學通識中心,十分訝異小學師長們的教學素養與他們深厚的專業經驗,比較起來我們在大學的任教,真得是太輕鬆了,想來以前不知誤了多少子弟,真是十分慚愧。 
補救教學中的恩樹 
   山佳是很新的小學,歷史大約10年,但我發現這間美麗的學校有很新的設備與舒適的教室,班上有六位小天使,分別是美麗的彥陵、聰明可愛的筱琪、粗線條的恩樹與中規中矩的宜昌、運動高手的佑誠,坦白來說我認為這幾位小朋友在國語方面其實是無須補救的,相反的我倒寧可他們去做英文的補救教學,因為明年夏天他們就要升上國中,弱勢的小朋友家庭的經濟應該不太好,也沒太多餘錢送他們去學英語,因為我曾當過小學英文代課,所以通常我也會花個十分鐘,讓他們聽聽簡短的英語對話或單字,以彌補這方面的缺憾。
 
 山佳校景
 
 
 佑誠 宜昌 恩樹 
   很令人訝異的是,他們其實也都很喜歡手做事物,像是寫毛筆字、手工藝品或做蔥油餅,但他們寫起字來,個個都龍飛鳳舞,雖無法和顏真卿和柳公權媲美,但比起我這種連一筆都不能畫的人,真是太高竿了。
 
書法  劉宜昌
 
       我們也看了很多課外讀物,很多都是笑話或是腦筋急轉,小朋友其實很愛聽故事也喜歡猜謎語宜昌暑假去學魔術我也請他在班上表演給小朋友們看 
恩樹作品  桌子
 
      小朋友們的學習低成就其實並不一定來源於他們的能力,而與他們學習的態度比較相關,恩樹很明顯地認為人不必要唸書,工作賺錢才是最重要的;人小鬼大的敏涵很瞭解大人的苦衷,但她最無法忍受的就是無聊,但又很難專心注意,把心思從外在紛紜的環境中收回來,因此常見的她就是做事三分鐘熱度;宜昌是好學生、好孩子,但我無法理解他為什麼那麼不愛回家,日日都要待在學校裏或朋友家中,直到天黑要吃晚飯時才會回家,希望他與父親和大伯的關係能夠修復,畢竟,家才是人生的根本啊;常與敏涵爭執的彥陵、愛玩電腦與喜愛小動物筱琪,希望她們經歷了一個漫長暑假的補救教學之後,學習和生活都能有長足之進步。 
      最後是關於我,大學的任教已經十多年了〈從90年的育達再到靜宜、台灣體大、勤益科大、朝陽大學〉,漫長的學習與流浪博士生涯,幾乎消耗殆盡了我原初的教學理想,坦白來說,台灣的教學環境是困厄的,親師的無法溝通與校園倫理的崩解,導致的不僅是台灣社會的一片亂象,教學現場更是混亂。 
      何其有幸,我能在太陽花學運已消褪、北捷殺人事件的解構的社會氛圍中,進入山佳國小五年級教室,和可愛的小朋友們在夏蟬鳴響、竹南遼闊的海風中,玩遍了大半個美麗的夏天,感謝這個快樂的暑假。
 

      薪火相承、攜手有情,願這樣扶持弱勢、幫助學習低成就的計劃,能代代相傳,不斷持續下去,我會懷念這個美麗的暑假的;有時候,我也會忍不住偷偷地想道到,很久很久以後,會不會,當有一天我走在大學的校園中時,迎面走來了一似曾相識的臉孔,他或她竟會是已經長大的宜昌、恩樹、彥陵、筱琪 或敏涵呢?到那時候,我已經很老很老了吧。最後,還是要感謝苗栗縣教育局還有山佳國小的游主任,給我這一個難得的機會 。

宜昌作品 「房子」     定價50元    意者請洽劉宜昌0918836979
 
 
山佳水餃店的潘恩樹、 劉宜昌老闆
  
山佳國小五年級水餃店
 
 
恩樹、 宜昌、 彥陵 、敏涵、 恩樹的小妹妹
by 宋定莉 2014-03-31 10:57:49, Reply(0), Views(122)
 
 
 
by 宋定莉 2014-02-11 15:38:07, Reply(0), Views(266)
41路
網路圖片
41路是太平通往台中市的主要幹道,從東平路的一江橋畔直達綠川東路,也是許多通勤學生:像是勤益科大、太平國中.......以及803醫院乘客的必經道路。
 
 
 
太平市一江橋        網路圖片

認識李勇誠先生早在民國99年,當時他是9路公車的駕駛,後來在41公車上又與他不期而遇,這位既年輕又英俊、細心同情而又很有愛心的司機先生,是一位隱形的動保人士,我發現他對中山路沿線的流浪動物瞭若指掌,經由他的通報指點,我也陸續絕育了5隻中山路上的流浪狗,並順利地送養了小江、小一和小麥。

送養至竹山的小江
 
來自中山路宜欣郵局旁的中山
 

 司機先生們的工時很長工作也很辛勞,不管是早上6點的第一班車或晚上10點的最末班車,我都曾很巧合地遇見過李先生這其間他也結了婚在公司烏日附近租屋而居,但餵養流浪動物的地點更為廣大,連台中客運環中路附近的停車廠也在餵食,因為他經常早上五點上班和晚上六點下班,別的同事便無法發現他餵食流浪動物的行徑

李勇誠先生和周聖超先生在和平橋站留影
李勇誠先生與周聖超先生
 這些愛護動物也常餵食一江橋畔流浪動物的司機先生們都人緣很好、廣結善緣,所以,我只要一坐上他們的車,就有他們所熟識的印尼小姐送他們食物,還有餐廳老闆將要餵養流浪動物的食品專程送上公車上來,周聖超先生更是午餐、晚餐全都免了,他們的開車的技術一流之外,更加尊重保護生命,所以乘客將性命交給他們,都感覺到很安心。
乘客們送給周聖超先生的食物

 周聖超先生不僅駕駛技術一流,連捕犬技術也都是一流的,忙碌的開車之餘,他還要提著狗籠和繩索,幫助我捕犬,在一江橋河堤旁,我們一共捕捉了25隻的動物,節紮了其中的22隻,另:順利地送養了6隻幼犬。

一江橋內被我們捕捉的流浪動物   已經全數節紮
 
 
 莊承俯先生
 
41路公車應該是全市首開動物載運節紮的公車,只見到我這個烏魯木齊捕犬人,大辣辣地抱著一隻剛被捕捉下來、全身髒兮兮、有些則是完全野化的流浪動物,坐在公車的第一排座位上,李先生不時回過頭來:「小黑、小白」地叫著,怪的是大家都似乎見怪不怪,對這位狗客人也彷彿視若無睹,隔壁的一位小姐還分享了她飼養動物的一些經驗;牠們也很通人性地既不吵也不鬧(當然,有部份犬隻已被我麻倒了感謝蘇峻毅先生、莊承俯先生,義不容辭地充當起捕犬車,載著我和狗兒們,一路從一江橋到台中市,李先生甚至不惜延伸路線,把41路從綠川東街直開到復興路上來,以便我能從復興路二段牽著狗,走到美村路的佳恩動物醫院作動物協會的絕育優惠,讓我省下了好多的計程車費,更別提我來回坐的都是霸王車,連上車都沒有刷卡。 
美村路二段88號佳恩動物醫院是動物協會合作獸醫院    可享有免費絕育的優惠
 
美麗的一江橋,41路的公車底站,這一群台灣社會最弱勢的流浪動物和一群尊重生命的公車司機,讓今年頭汴溪不再寒冷,更改寫了動物們十二夜的命運,回首這一個寒假,雖然真的是好辛勞,但只要想到動物們不會再繁衍了,就覺得好滿足,誰說台灣社會沒有人情味?誰說公車司機總是過站不停既無愛心也沒禮貌?如果你還是不想相信,那請來搭乘台中市41路公車吧。
網路圖片
 
 
一江橋的狗兒們,承蒙餅乾的相助及多位認養人的愛心,在1月15日草悟道順利送出:
在夏府中的好命狗
 
大年初八, 被裝在紙箱內扔棄於一江橋畔的虎斑妹,被遠從和美來的夏太太看中
,他們的小狗才剛過世 ,夏太太希望能走出傷痛,領養一隻較大的狗.........
 
 
也是大年初八 ,因為牠死守在虎斑妹妹紙箱旁 ,所以就被周聖超先生一起捕捉 ,三個月大的公狗,牠被從霧峰來 ,美麗的蔡小姐所認養.......
 
在廖小姐家中的小狗
 
這兩位住在一中街的蔡小姐,很湊巧地,和餅乾隔街而居 ,她們很關心流浪動物  ,所以便收留了一江橋小黑媽媽所生的黑棕......
 
 
好幸福美滿的一家人,羨煞了所有圍觀者,小黑有了美麗的大姐 可愛的二姐,還有好好先生的爸爸和溫柔好脾氣的媽媽,龐先生的一家人, 喜孜孜地抱著小黑媽媽所生的小黑回家去囉........
 
 
 
在龐先生家中的拉拉〈她有了一 個新名字叫LaLa〉
 
龐先生和LaLa
 
 
龐先生和LaLa
Prev12345678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