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MS知識社群(Sites)師生部落格(Blogs)朝陽首頁(Homepage)TronClass教學平台Login
Position: 張輝鑫 > Latest Articles
by 張輝鑫 2019-09-21 23:21:21, Reply(4), Views(316)
【說說不可說】    《華嚴經》中的大數     

buddhaspace.org/gem_browse.php/fpath=gem/brd/Buddhism/U/F00101OU&num=2
by 張輝鑫 2019-09-21 22:46:16, Reply(1), Views(268)
李炳南老居士(雪公)淨土佛學問答【全集】1~350題+台中蓮社貼文       
by 張輝鑫 2019-09-21 21:25:31, Reply(0), Views(202)
往生極樂淨土的品位有「三輩九品」之分?       
enlight.lib.ntu.edu.tw/FULLTEXT/JR-MAG/mag576025.pdf
普賢行願品(普賢菩薩十大行願)     
www.budaedu.org/budaedu/buda2_19.php
又復是人。臨命終時。最後剎那。一切諸根悉皆散壞。一切親屬悉皆捨離。一切威勢悉皆退失。輔相大臣。宮城內外象馬車乘。珍寶伏藏。如是一切無復相隨。唯此願王不相捨離。於一切時。引導其前。一剎那中。即得往生極樂世界。到已即見阿彌陀佛。文殊師利菩薩。普賢菩薩。觀自在菩薩。彌勒菩薩等。此諸菩薩色相端嚴。功德具足。所共圍遶。其人自見。生蓮華中。蒙佛授記。得授記已。經於無數百千萬億那由他劫。普於十方不可說不可說世界。以智慧力。隨眾生心。而為利益。不久當坐菩提道場。降伏魔軍。成等正覺。轉妙法輪。能令佛剎極微塵數世界眾生。發菩提心。隨其根性。教化成熟。乃至盡於未來劫海。廣能利益一切眾生。』(按:《佛說佛名經》https://www.ss.ncu.edu.tw/~calin/scripture/t14/T14n0441.pdf:『佛告諸比丘:汝等諦聽,當為汝說。比丘,我此娑婆世界賢劫釋迦牟尼佛國土一(大)劫,於安樂世界為一日一夜。若安樂世界阿彌陀佛國土一劫,於袈裟幢世界碎金剛佛國土,為一日一夜。』又,佛說較量一切佛剎功德經亦如是說)

《無量壽經》五種原譯本與四種會集本簡要比較介紹     
faculty.stust.edu.tw/~tang/shallow/best_sutra.htm

以下僅就《無量壽經》五種原譯本四種會集本,根據古大德的開示,做個簡要比較介紹,盼讀者能深入研討,理明信深,得生淨土! 

朝代 作者

經名

彌陀大願

缺失

重要評述

 月支三藏 支婁迦讖 譯

《佛說無量清淨平等覺經》(卷上)(卷中)(卷下)

24

1.譯者筆拙:有賢者名譯為“大瘦短”,比丘尼名譯為“生時侍者頭痛”。

2. 未彰明「十念必生」大願。

文繁

吳 月氏優婆塞 支謙 譯

《佛說諸佛阿彌陀三耶三佛薩樓佛檀過度人道經》(卷上)(卷下)【一名《無量壽經》 一名《阿彌陀經》】

24

1. 未彰明「十念必生」大願。

 

 康僧鎧

《佛說無量壽經》(卷上)(卷下)

48

1.譯者筆拙:謂極樂 “地輒開裂”。

2.未顯「國無女人」與「蓮花化生」兩大願。

五種原譯本中,流通較廣。 印光大師在世時以此經為準則。

 三藏法師 菩提流志 奉詔譯

 

《大寶積經(第十七)無量壽如來會》(卷上)(卷下)

48

1. 五惡痛燒之宏文,竟告闕如。(末後勸世之文未錄)

文義優。五種原譯本中,淨宗九祖蕅益大師認為唐譯最佳。

宋 西天三藏朝散大夫試光祿卿明教大師 法賢 奉詔譯(趙宋法賢譯)

《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經》(卷上)(卷中)(卷下)

36

1. 五惡痛燒之宏文,竟告闕如。

文義優。

 王日休(王龍舒) 居士

《大阿彌陀經》(取漢呉魏宋四譯,會集而成)

 

1.抄前著後,抄引經文於前,自選文句於後。既是會集舊譯,焉可杜撰經文。

2.魏譯三輩往生皆發菩提心,而王本唯中輩發菩提心,下辈不發(此不但杜撰,並乖圓音),上輩則未曾談及。故謂“去取未盡,高下失次”。

3.五譯中唐譯文義俱精,王氏所會獨缺此譯。(王氏未見過唐譯)

1. 當時大興,後因蓮池大師謂為「抄前著後、去取未盡」,持其有不依經文之失,從此便無人受持。彭绍升居士斥为「凌亂乖舛,不合圓旨」。

2. 印光大師:「王龍舒死執三輩即是九品,此是錯誤根本。故以下輩作下三品,其錯大矣。 … 硬要將下輩作下品,違經失理,竟成任意改經,其過大矣。」

初 彭绍升(彭際清,彭二林)居士

《無量壽經》

乃取魏譯而删節會集之,仍名無量壽經。

 

 

較原譯簡鍊。但只是節本,未能救王氏之失。

清 咸豐中 魏源(魏承貫)居士

《摩訶阿彌陀經》

(備取五譯,會集成一册)

 

文辭精簡,包舉綱宗,八種相較,實居魁首。但可憾者,魏氏雖力求字句皆有來歷,以救王本之過,而未能盡免。例如:

1.      魏氏谓往生中“無有胎生”。而魏唐宋三譯皆曰“有胎生者”。

2.      魏氏以「生時痛……是為五痛五燒」數句,概括魏譯數千言,魏本之文並無來歷。

3.魏氏謂極樂宫殿「或依寶樹而住」,亦各譯所無。

4. 魏氏謂法滅之時,「唯餘阿彌陀佛四字,廣度群生」,亦非本經原文。是以魏本仍未完善。

 

民國 夏蓮居居士

《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

(悉本原譯,會集而成,流暢自然,渾然天成)

24

奉漢吳二譯,以二十四為綱;復準魏唐兩本,以四十八為目,舉其綱既與漢吳相同,數其目則較魏唐為備。千斟萬酌以成

 

1.蒙宗教俱徹之大德 慧明老法師,於佛前持經攝影,以資印證

2.當時密宗大德 超一法師協助流通

3.當時律宗大德 慈舟法師親為科判,並在濟開講,盛況空前!

4. 梅光羲 居士親為作序,讚為最善之本!

5.近代 律航法師著述「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講解

6.近代佛門高僧 淨空法師,接受李炳南老居士傳承及囑咐,極力宏揚此經,並曾說:「此會集本會集得天衣無縫, 夏蓮居老居士是再來人,不是普通人,若有人對此會集之經典妄加批評,那是凡夫知見」

 

造成譯文相差甚多的原因, 淨空法師開示:『世尊當年在世,一切經只講一遍,沒有重複講的。唯獨本經是佛當年在世多次宣說的,不是一次,可見得這部經典的重要!』喜愛金剛般若、華嚴、法華的大德同修,如能以「無量壽經」為基礎,從無量壽經下手,更易得大經究竟利益。最後恭錄 梅光羲 居士「重印無量壽經五種原譯會集序」中最後一段話,作為結束:『每憶沈穀成居士,有眾生福薄,大經塵封,提倡無人,佛恩難報之語,輒生慨愧!今幸因緣成熟,寶典放光。本經有云:值此經者皆可得度。彭二林曰,此實無量劫中,希有難逢之一日也,然則遇此經者,可不寶諸,有智之士,幸勿忽諸。



by 張輝鑫 2019-08-21 20:37:34, Reply(1), Views(288)

法國大學學店化?「歡迎留法」的國籍排貧篩選

2019/05/09 莊雅涵

章出處: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3785990?fb_action_ids=2652290924799630&fb_action_types=og.comments&fbclid=IwAR0WpqyJN2jQ-wExqpA7-BrYBqyIs_ClO4SJ0mPHGgleTWSUk7r5w54Kyg8

對於許多藝術人文與社科相關科系的學生而言,法國是出國留學的夢想國家。除了世界知名的悠久人文傳統和藝術訓練以外,受法國大革命來的「博雅精神」傳統影響,公立大學被賦予知識傳承的使命,享有高比例的政府預算投資,學費相較英美國家低廉許多。然而,這樣的情形從今年秋天起將面臨劇烈變化。

2018年11月19日,法國教育部長宣布:希望在2027年前,將非歐盟國際學生的數目,由現有的34萬人增加至50萬人;同時將自今年秋天的新學年起,調漲非歐盟學生來法就讀公立大學及碩士班的學費——大學部一年的學費將從170歐元調至2770歐元(約新台幣9.6萬),碩士班則從243-601歐元調至3770歐元(約新台幣13萬),漲幅超過10倍。

身為全球第四大的國際學生接收國,馬克宏政府宣稱:新法只是追隨國際趨勢,透過提高學費,打造法國高教「卓越」、「名牌」的形象。調高學費能否吸引更多國際學生?這一說法已被其他歐盟國家的經驗所反駁:瑞典和丹麥在2011與2016年相繼調漲非歐盟學生的學費,結果非歐盟學生的入學申請分別減少了30%與35%。

而儘管馬克宏政府聲稱會端出相應配套措施,比如增加對非歐盟外國學生的獎學金,高教界還是對這項名為「歡迎留法」(Bienvenue en France)政策多所質疑批判。新法看似歡迎所有外國學生,但仔細爬梳政策,其中卻隱含了強烈的貧富篩選意識和排外主義,讓政策名稱顯得格外諷刺。

▌遠因:當國際學生,成為「排外移民」政策的目標

首先,這一政策延續了法國自2000年以來移民政策的緊縮。身為老牌殖民國家,法國的高教系統自19世紀至今,由於歷史與語言因素,一向是許多來自非洲和中南半島等(前)殖民地國家學生的首選,許多學生在法國受教育後,也得以順勢進入法國就業市場。

2009年薩科奇上台後,將以「依親或人道理由 (難民或有醫療需要者)」,合法入境法國的非歐盟公民,在政策口號下打入了「被迫接收的移民」 (immigration subie)範疇,並主張修法緊縮此類移民的合法簽證數量;同時向北美看齊、強化主動「篩選移民」 (immigration choisie)的政策,創造新的簽證類別,以吸引被政府視為「人才」的投資或創業移民。這一政策使得非歐盟國籍者居留法國普遍更加困難。

儘管這項政策首要衝擊的主要為勞工移民,但對非歐盟國民進行「貧富篩選」(對普遍掌握較多資源者敞開大門;對相對較少者限縮來法發展機會)的意識形態,很快便延伸到國際學生的範疇。

2011年,極右派的「民族陣線」(現改名為「國民聯盟」)贏得地方大選後,薩科奇政府的內政部長蓋昂(Claude Guéant)宣布:將減少2萬名合法移民數量,並賦予地方警政署行政裁量權,可任意減少學生簽證的審批,同時限制非歐盟留學生,學成後留在法國找工作的機會。

儘管此一政令當時引起非歐盟學生強烈反彈,向法國教育部抗議施壓,最終迫使政府修改政令,但在排外意識形態抬頭下,顯見法國移民政策已不限於勞工,亦將國際學生囊括為被篩選、甚至驅逐的目標。

本次馬克宏政府的新高教政策,可以說是薩科奇政府移民政策的變形版——透過調漲學費,馬克宏等同對非歐盟國際學生進行貧富的階級篩選。

根據統計,目前法國的非歐盟學生中,前三名依次為來自摩洛哥、阿爾及利亞與中國的學生。新法實施後,來自非洲或東南亞的國際學生,因收入水準較低,可能因財務理由而打消留學法國的計畫;另一方面,過去幾年中,法國政府秉著「追求卓越、吸引人才」的口號,祭出多項措施與外交宣傳吸引來自「金磚四國」(巴西、中國、俄羅斯、印度)的學生 ,此一趨勢在新法實施後勢將更加強化。

換句話說,儘管非歐盟學生在申請學生簽證上都面臨同等的困難,但過去常以法國作為留學首選的前殖民國學生,在這套貧富篩選意識形態下,被貶為法國政府「被迫接受的學生移民」,被期待透過財務門檻,間接將其「自然」淘汰; 相反地,較可能可負擔比本國學生高出十倍學費的金磚四國學生,則成為法國政府眼中的「人才」,如同法國政府「主動遴選的移民」 。

然而,目前沒有任何根據能證明,調漲學費就能如政府宣稱地,提高教育品質以及對(金磚四國的)非歐盟學生的吸引力;事實上,自去年11月「歡迎留法」政策公布後,「法國教育中心」(Campus France)已觀察到,許多東南亞與非洲國家學生的入學申請顯著減少(阿爾及利亞 -22,95%、越南 -19,72%、突尼西亞 -16,18%、摩洛哥 -15,5%、象牙海岸 -10,39%、墨西哥 -7.69%、土耳其 -6,62%),而金磚四國的學生申請也未相應提升。

此外,一如巴黎八大的社會學家法桑(Eric Fassin)所批評,在此刻的法國,排外主義的反動修辭是哄騙人民接受新自由主義的最佳障眼法。儘管部分新自由主義與極右派論者可能想像,在歐盟學生與非歐盟學生之間存在利益的對立,甚至宣稱非歐盟學生搶奪了本地學生的資源,但這種封閉的想像並不符合國際學生流動的實證經驗。

在非歐盟學生嚮往前來法國留學的同時,出國留學的法國學生亦大有人在。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統計,去年度出國留學的法國籍學生超過9萬人,其中最受法國學生青睞的國家分別為比利時、加拿大與英國。隨著國際高等教育的全球化,學生的跨國流動不僅創造了知識的跨境流通傳遞,也為老大陸的知識研發活動注入新血。

目前在法國研究所中,有高比例的非歐盟國際學生,特別是來自非洲國家、中國、和印度的學生。以學費門檻減少非歐盟學生的留學申請,首當其衝地便是諸多法國大學實驗室中聘用的碩博士生。因此,在許多大學校長和實驗室主任施壓請願後,法國教育部長已在3月宣布:學費調漲不適用博士生,讓許多在法國高教系統中受教多年的非歐盟學生,能夠繼續以低廉的學費,留在法國進修。本國/外國學生或歐盟/非歐盟學生之間資源排擠的想像,不攻自破。

▌近因:法國公立大學的市場化

向非歐盟學生調漲學費的政策,除了在過去的移民政策中,已可看見潛藏的意識形態,其實也鑲嵌在過去十年,法國政府的撙節政策和公立大學市場化、自由化趨勢之中。

2007年,薩科奇政府通過《大學財源自治法案》,允許大學法人化和自由調漲學費,增加了學費在公立大學財源中的份額,此後政府投資在大學財源中的挹注便逐步降低。這次對非歐盟學生調漲學費的政策,亦是高教市場化的政策延續,以「使用者付費」的觀點將非歐盟學生視為法國大學教育的消費者,持續提高學費在大學財源中的比例,為加速大學市場化大開方便之門。

然而,特別針對非歐盟學生的「使用者付費」觀點,卻與法國的高教現狀有所矛盾。事實上,非歐盟學生遠非法國高教體系的「搭便車者」。根據「法國教育中心」2014年的統計,連同簽證、行政費用和學費,非歐盟國際學生為法國教育系統貢獻了4.56億歐元(約158億新台幣),而花費僅有3億。

換句話說,即使在現行學費制下,國際學生對法國高教系統的財務貢獻已遠大於花費。這些計算中還不包含學生在法國打工、消費對國民生產總額的貢獻,乃至於許多學生學成後留在法國工作的納稅貢獻。

另外,使用者付費的邏輯也為國家減少教育投資提供了「正當性」。2018年12月初,法國教育部對各大學校長連續發出了兩封前後矛盾的公函:第一封信為「歡迎留法」 的法案,向大學校長解釋調漲學費將提供更多資源,以改善國際學生在法求學的品質;隔天,第二封公函卻解釋,隨著非歐盟學生的學費調漲,政府將減少對於大學的補助。換句話說,調高非歐盟學生學費只是為了政府減少公共投資緩頰的藉口。

不難想像的是,非歐盟學生的學費問題,很可能只是國家全面減少教育投資的第一步,在撙節、大學市場化的政府路線下,學費調漲遲早將擴及所有的高教學生,從此徹底改變法國公立大學的財源結構,加速大學的市場化。高等教育從此失去促進階級流動的功能,排擠社經地位弱的學生。台灣多年來高教市場化的進程已見證此一後果,大西洋彼岸英國的經驗亦如是。

▌反高教市場化的全球性抗爭

正因為「歡迎留法」政策,反映了排外和市場化的邏輯,危及了法國公立大學系統的基本價值與財源結構,其引發的反彈和動員也超越了國際學生群體。截至4月21日為止,已有8所國立大學的校長(巴黎八大、諾曼第大學馬賽大學雷恩大學里昂二大蒙佩利爾第三大學普瓦捷大學昂熱大學)公開宣布反對新政,將動用大學預算控制學費漲幅,不會在下一學年將學費調到新法所規定的數目。這幾所學校的外籍學生數量往往都占10%以上(部分甚至達20%),學費調漲將嚴重影響招生數額和財源結構。

除此之外,諸多關心高教政策的學者和國際學生也組成了「高教政策批判陣線」(Collectif ACIDES),執起象徵批判精神的「方形紅布」(Carré rouge),佔領街頭、大學、乃至龐畢度中心等公共場所。

該陣線受到2010年以來,在美洲諸多國家如骨牌效應般的「反高學費運動」影響(特別是2012年加拿大魁北克的「楓葉運動」,和2017年智利大學生要求大學教育免費的大規模抗議),批判高教市場化之後,大學被化約為職業訓練所,學生被簡化成為企業服務的勞動預備軍。

當高教受教權被國家商品化為就業投資的成本、間接排擠特定學生族群, 當畢業生還沒踏入就業市場即負債累累,不可避免地便只能屈從於企業和就業市場的邏輯,高等教育也與人文主義的博雅精神徹底脫鉤。目前,超過70家法國學術期刊和上百所法國國家研究中心的實驗室,皆連署反對此新政,要求馬克宏政府撤回法條,甚至不惜將上訴到憲法法庭。法國最重要的大學生工會「法國學生全國聯盟」(UNEF)也加入方形紅布運動,發文抨擊此一措施,要求政府撤回法案。

與台灣和諸多美洲國家相比,法國高教市場化的腳步也許慢了許多,但這前途未卜的反高教市場化運動,不僅反映了非歐盟國際學生在法國大學私有化與國際化進程中的曖昧角色,也引導觀者反思高等教育的真正目的。

在台灣公私立大學危機頻傳、甚至爆出諸多新南向政策專班,剝削東南亞外籍學生的醜聞時,看看法國的爭議,想想台灣的現狀,該問的顯然是:大學究竟是企業或是教育機構?在高教商品化的過程中,又遺忘了什麼、排擠了誰?

by 張輝鑫 2019-08-20 20:28:01, Reply(0), Views(182)
鶴佬?河洛?福佬?   
yifertw.blogspot.com/2017/08/blog-post.html

以下引自《地圖會說話》2010.4.15 〈對於三山國王廟的誤解〉:此處只引用部分「留言欄」關於「鶴佬」的討論,原文網址:(https://mapstalk.blogspot.tw/2010/04/blog-post.html)。
  原文張貼者: Ko-Hua Yap (葉高華)於 上午 4:54 
全文轉引在此:
============
Richter 2010年4月16日 上午1:14 
  關於「福佬」得名的緣由,目前比較流行如下幾種說法。  
  或曰「福佬」是指「福建佬」,因為客家人是廣東人,故把福建閩南人稱為「福建佬」,簡稱「福佬」。這種說法的缺陷是對客家人和福佬人的理解都是片面的。實際上客家人並不都是廣東人,閩西、贛南都是客家人的重要聚居區;「福佬」也不限於閩南人,潮汕人中說閩語的部分也是福佬。對於閩西客家人來說,「福佬」一詞主要還是指潮汕人。筆者是閩西客家人,小時候家住武平縣,就常聽父老鄉親把潮汕人稱為「福佬」,把潮汕女人稱為「福佬嬤」。這裡稱「福佬」的主體是福建人,客體是廣東人,恰恰與論者的解釋相反。 或曰「福佬」應為「學佬」,乃因過去客家人很窮,大部分人沒讀書,少文化,而村中請來教子弟讀書的先生多是閩南(或潮汕)人,出於尊敬和羨慕,特稱先生為「學佬」,意思是有學問的人,久而久之,便將所有閩南人、潮汕人都稱為「學佬」。這是一種很牽強的說法。實際上客家人雖窮,卻普遍重視文教,有耕讀傳家的傳統;閩南、潮汕人雖然較富裕,對文教的重視反不如客家人。「學佬」之說與事實相去甚遠。  
  或曰「福佬」應為「河洛」,說是福佬先民從河洛一帶遷來,比土著有較高的文化,為了紀念故土,同時要與落後愚昧的土著相區別,故自稱「河洛人」。因為閩南話中「河洛」與「福佬」音近,故被人訛稱為「福佬人」。這是一種晚出的說法。前面兩種說法都把「福佬」作為他稱,這裡卻把「福佬」變成了自稱。但實際上「福佬」之稱往往是帶有貶義的,故爾現實中罕見閩南人或潮汕人自稱為「福佬人」,客家、廣府等相鄰族群的人們也很少有當面稱閩南人、潮汕人為「福佬人」的情況。再說「福佬人」一般認為先世於唐代來自光州固始,而光州固始在淮河之南,與屬於黃河流域處在中原核心區域的河、洛(即黃河與洛水交匯處)相距尚遠,也不在同一個大的政區。河、洛一帶唐代屬於京畿道,宋代屬於京西北路;而光州唐代屬於淮南道,宋代屬淮西路。只有到了元代,光州才被劃入河南行省,但處於河南省的西南隅,屬該省的邊緣,仍然高攀不上處在全省核心地位的河洛。也就是說晚至元代以後,光州才勉強沾得上一點「河」(指河南省)的邊,距「洛」(洛陽、洛水)則仍差十萬八千里。論者為了自高身價,強行攀附「河洛」,難道要把老祖宗入閩開基的時間從唐代降至元代嗎?這當然是行不通的。於此可見「河洛」說之捉襟見肘,杆格難通。  
  那麼,「福佬」作為族稱,到底是怎樣得名的呢?  
  我們認為,要正確索解這個問題,第一必須確定它到底是他稱還是自稱,第二必須明確這一族稱出現的時間。還必須了解古今語音的同異以及地名、人名(主要指族名)由粗俗向典雅演變的一般規律;並正視土著少數民族成分在閩南人、潮汕人血統和文化上占相當大比重的客觀事實,在此基礎上,把這個問題放到特定的歷史背景中加以考察,才能得到比較接近實際的答案。  
  我們認為,從「福佬」一詞的使用情況來看,就像客家本是他稱一樣,「福佬」也是他稱,是客家人對於閩南和潮汕人的一種帶有貶義的稱號。確定了這一點,也就確定了「福佬」一詞出現的上限,那就是不能早於客家民系形成的南宋中葉。因此,所謂從特定歷史背景中考察「福佬」一詞的出現,實際上是要清理南宋中葉後客家與「福佬」兩個族群的相互關係。 從宋代開始,特別是自南宋以後,閩南人已大批地成板塊狀地移民到粵東的韓江流域、榕江流域和練江流域,而在這一時期,粵東的西部也已然成為客家大本營的重要組成部分。由於土地、資源等現實利益的矛盾,這兩個族群在粵東的關係較之其在閩西、閩南的關係更為緊張、彼此的隔閡和仇恨也較為顯著。表現在彼此的稱呼上,出現了互相用污衊性字眼相稱的情況。 對於客家人來說,可以拿來作文章的是閩南人(包括移居到粵東的閩南人)先民的民族成分。 我們知道,唐代以前南方少數民族被統稱為「南蠻雜類」[中略] 在閩粵,「南蠻雜類」多稱為「獠」。「獠」的含意很寬泛,有時連「俚」、「蛋」也包括在內。為了區別「獠」內部的不同種落,常在「獠」之前冠以「獦獠」、「俚獠」等名。[中略] 按「獠」字古讀如「佬」。《宋本‧玉篇》犬部第三百六十四:「獠,力道切,夷名。」是「獠」作為少數民族名稱時讀如「佬」的明證。因此之故,元代福建、廣東一帶的「蠻獠」或舍族領袖往往稱為「大佬」或「大獠」,且兩者可以互相替代。因此,「福佬」之「佬」,應是由「獠」字轉化而來,作為他稱,帶有輕蔑和侮辱的意味,或可無疑。  
  至於「福」字,似指這一部份「獠」是從福建來的,「福佬」者,乃福建「夷獠」也。不過,在客家方言中,「福佬」之「福」讀如「貉」,「貉」與「獠」字相配,貶義更強烈,蔑視的程度更深。當福佬人稱客家為「客仔鬼」時,客家人反唇相譏,用「貉獠」之稱加以反擊,是容易理解的。 [中略] 總之,「福佬」一詞,最初是粵東客家人對於潮汕人帶有貶義的稱呼,後來成為所有客家人對所有閩南人和潮汕人的蔑稱,最後,閩南人和潮汕人也接受了這一稱呼,不過排斥了「貉」字,選定了「福」字,並把「佬」字另加詮釋,解為長老之老,或乾脆稱為「福老」。

    by 謝重光《畲族與客家福佬關係史略》 
by 張輝鑫 2019-08-20 19:46:07, Reply(0), Views(168)

本文節自郭博士2011.9.23在【公民新聞】的貼文
https://www.peopo.org/news/84259

「台灣」果真曾經「埋冤」(閩南話)嗎?

「台灣」名稱的由來,「眾說紛紜」、「不勝枚舉」,要者如下

 “岱輿”、“員嶠” “島夷”、“凋題國”、夷州、流求、留仇、琉球、小琉求、"大員”、“東都”、“東寧”、台員、雞籠山、雞頭籠、雞籠、北港、東蕃、大灣、大宛、 Taian 、Tayan、 鹿島 、大圓、大灣、台窩灣、Taioan、高山國、takasago、高砂、Formosa、 美麗之島、福爾摩沙、寶島、海上神山、仙島蓬萊、瀛州。

(簡說)如下:

1. 殷商時代,稱台灣為“岱輿”、“員嶠”,將澎湖列島稱為“方壺”。 戰國初期成書的《禹貢》中稱台灣為“島夷”, 《山海經》“海內南經”中所載的“凋題國”,被推斷就是台灣。《三國志》“孫權、陸遜傳”中都說:“吳王孫權,遣將士浮海,求夷州和亶州”。亶州是海南島,孫權的將士沒有去成;夷州是台灣,孫權的將士曾經去過。
2. 《隋書》“流求列傳”中記載,隋場帝派大將朱寬到流求國,又派陳陵率兵征服流求。那時候的台灣大都是原住民(高山族)。朱寬到台灣時,可能是從鹿港上岸,鹿港的高山族語就叫流求。因而研究古時所稱的流求,並非現在的琉球,而是台灣。隋、宋時稱流求;元時稱琉求;肯初部分史書及私人著作還使用過留仇、琉球等稱呼;明後期稱小琉求。
3. 明朝萬曆年間,陳第所寫的《東番記》,第一次提出“大員”二字,從此,大員、臺員的名稱漸被沿用。鄭成功來台後,改名為“東都”,其子鄭經繼位後,另改稱為“東寧”。
4. 「台員」一辭始是於15-16世紀的「東蕃記」(周櫻著)。在明代以後的中文記載中,台灣早期被稱為「雞籠山」,「雞籠」,「北港」,「東蕃」、「台員」,而跟「台員」同音異字的有「大灣」,「大宛」,「台灣」等。「台灣」一辭係源自平埔族西拉雅語「Taian」或「Tayan」意為對外來者的稱呼。清朝時開始正式以「台灣」之名沿用至今。 
5. 荷蘭侵佔台灣期間,台灣因野生梅花鹿多,曾將台灣稱為“鹿島”(當時地名有“鹿”字者多達50餘處。 西元1638年和1672年,由於大量捕殺野生梅花鹿,先後向日本出口15萬張和12萬張鹿皮,以致造成野生梅花鹿於1969年滅絕,僅剩數十隻在動物園內圈養) 。
6. 台灣的舊稱之中,有「大員」、「大圓」、「台員」、「大灣」、「台窩灣」等名稱,這些名稱的閩南語讀音,都和「台灣」閩南語音相同或近似,是過去平埔族的西拉雅族,對今天的台南安平一帶的稱呼。據說「台灣」的發音,原意是「外來者」、「異形」之意,平埔族人對於在當地登陸的外地人都如此稱呼。
7. 17世紀時荷蘭佔領台灣,海盜顏思齊開始稱呼台南附近為「台灣」,荷蘭人稱為「Taioan」(台窩灣 ),日本人豐臣秀吉則稱台灣為「高山國」,但是,日本商人以台灣北部平埔族的Ke-tagal-an (凱達格蘭)部族稱台灣,而音譯為「雞頭籠」,是為中譯「雞籠」的由來。因「雞頭」即「雞冠」,日語為Tosaka,訛轉成takasago,中文稱作「高砂」,而成為台灣的代號,台灣的原住民也因此被日本人稱為「高沙族」。  
8. 16世紀時,葡萄牙人駕商船航行東海,途經台灣海面時,水手從海上眺望島上,發現山勢雄偉,林木蔥郁,山嶽如畫,不禁大聲讚嘆高呼「Ilha Formosa!」,在葡萄牙語的「Formosa」為「美麗」之意,「Ilha」為「島嶼」之意,故翻譯為美麗之島,從此西方的航海圖上便有了“福爾摩沙”這個地名,也是歐洲國家對台灣的主要稱呼。
9. 本土文史學家連雅堂的說法是:臺灣在明清時代的漢人移民,多數是大陸福建省的漳州人和泉州人,從福建渡過台灣海峽而來,此海峽有黑水溝之稱,天氣、海流、海象令早期移民渡海困難,九死一生,來台灣後也可能因水土不服、瘟疫傳染或颱風釀災而死亡,無法生還故鄉,冤魂被埋葬在他鄉,便以「埋冤」(閩南語)為此地名,原本是形容先民來此開墾的艱辛情狀,後來就因為名字不吉利,而改成跟閩南語發音一樣的「臺灣」。
10. 由於台灣物產豐富、經濟繁榮,也常被稱為「寶島」。而許多士人則常喜歡以《山海經》等古籍中的海上神山、仙島蓬萊、瀛州等名,作為臺灣的雅稱。
 以上所列,只是部份說法而已,總而言之,「台灣」名稱的演變,和閩南語有著不能分割的密切關係。其中的「埋冤」一詞,可用以形容先民來此開墾的艱辛情狀,每思及此,常令我為之動容。在發思古幽情之餘,點閱本文的先進大眾,或許請以「趣談」視之,則幸也!
by 張輝鑫 2019-08-03 23:44:48, Reply(0), Views(223)
百年虛雲  第01集 
百年虛雲  第02集 
百年虛雲  第03集 
百年虛雲  第04集 
百年虛雲  第05集 
百年虛雲  第06集 
百年虛雲  第07集 
百年虛雲  第08集
百年虛雲  第09集 
百年虛雲  第10集 
百年虛雲  第11集 
百年虛雲  第12集 
百年虛雲  第13集 
百年虛雲  第14集 
百年虛雲  第15集 
百年虛雲  第16集 
百年虛雲  第17集 
百年虛雲  第18集 
百年虛雲  第19集 
百年虛雲  第20集 
by 張輝鑫 2019-08-03 23:02:39, Reply(0), Views(145)

《文鈔》之《念佛三昧摸象記》印光大師 著述

念佛三昧摸象記 印光大師 歲在丙午, 予掩關於慈溪之寶慶寺。謝絕世緣, 修習淨業。值寺主延諦閒法師, 講彌陀疏鈔於關傍。予遂效匡衡鑿壁故事, 於關壁開一小竇。不離當處, 常參講筵。從茲念佛, 愈覺親切。佛號一舉, 妄念全消。透體清涼, 中懷悅豫。直同甘露灌頂, 醍醐沃心。其為樂也, 莫能喻焉。一日, 有客詣關而問曰, 念佛一法, 吾已修持二十餘年。於生信發願修行, 非不真切。而業深障重, 終未能到一心不亂境界。窺吾根性, 只合帶業往生。雖念佛三昧, 非此生所敢冀。其能得之法, 與所得之相, 師其為我言之。予曰, 三昧境相, 唯證方了。如人飲水, 冷暖自知。我既未證, 焉能宣說。客固請不已。予曰, 若論其法, 必須當念佛時, 即念返觀。專注一境, 毋使外馳。念念照顧心源, 心心契合佛體。返念自念, 返觀自觀。即念即觀, 即觀即念。務使全念即觀, 念外無觀。全觀即念, 觀外無念。觀念雖同水乳, 尚未鞫到根源。須向者一念南無阿彌陀佛上, 重重體究, 切切提撕。越究越切, 愈提愈親。及至力極功純, 豁然和念脫落, 證入無念無不念境界。所謂靈光獨耀, 迥脫根塵。體露真常, 不拘文字。心性無染, 本自圓成。但離妄念, 即如如佛者。此之謂也。工夫至此, 念佛法得。感應道交, 正好著力。其相如雲散長空, 青天徹露。親見本來, 本無所見。無見是真見, 有見即隨塵。到此則山色溪聲, 鹹是第一義諦。鴉鳴鵲噪, 無非最上真乘。活潑潑應諸法, 而不住一法。光皎皎照諸境, 而了無一物。語其用, 如旭日之東升, 圓明朗照。語其體, 猶皓月之西落, 清淨寂滅。即照即寂, 即寂即照。雙存雙泯, 絕待圓融。譬若雪覆千山, 海吞萬派。唯是一色, 了無異味。無掛無礙, 自在自如。論其利益, 現在則未離娑婆, 常預海會。臨終則一登上品, 頓證佛乘。唯有家裡人, 方知家裡事。語於門外漢, 遭謗定無疑。又問, 人於日用, 普應諸緣。何能觸目菩提, 頭頭是道乎。答, 心生則種種法生, 心滅則種種法滅。萬境不出一心, 一心融通萬境。若了心體本空, 何妨該羅萬象。須知萬象如幻, 生滅唯是一心。諸緣無縛, 本自解脫。六塵不惡, 還同正覺。心境一如, 有何掛礙。不見華嚴事事無礙法界。所謂一一塵中一切剎, 一一心中一切心。一一心塵復互周, 重重無盡無障礙。以故器界毛塵, 雲台寶網。鹹宣性海, 悉演真乘。豎窮三際, 橫遍十方。覓一毛頭許不是道者, 亦不可得。則法法頭頭, 無非大寂滅場。心心念念, 悉契薩婆若海。唯心妙境, 唯境妙心。離四句, 絕百非, 絕待圓融, 何可得而思議也哉。上來所說, 如盲摸象。雖未離象, 恐非全象。筆以記之, 以質諸親見之者。——《文鈔》之《念佛三昧摸象記》印光大師 著述
by 張輝鑫 2019-08-03 23:01:34, Reply(0), Views(193)

慧律法師:切莫誤解一門深入

慧律法師:切莫誤解一門深入 發布:君合   接下來,我們討論一個,現在我要了解,底下必需聲明,我今天來演講不是挑戰傳統,也不是跟哪一本注解過意不去,或者是跟我們當代的高僧大德有所過節,統統沒有!既然佛教是依法不依人,那麼簡單講:所有的佛弟子都有理性,理性叫做依法嘛,今天不要依人不依法,我們要依法不依人。既然依法不依人,無論是比丘、比丘尼,每一個人都常常這樣講;無論是在家居士,每一個人都常常這樣講:依法不依人。簡單講:既然口口聲聲都是講依法不依人,那麼就是:佛教,只要是佛講的,就可以理性來溝通。所以今天我們不能用個性來修行,要用佛性,自依止,法依止,莫異依止。自依止,用自己的般若智慧,依止自己的真如本性;法依止,依止佛陀的正法;莫異依止,其他的都不可靠。依靠你清淨自性,摩诃般若,自依止,你要靠自己解脫;法依止,必需仰仗佛陀所講的正法,自依止,法依止,莫異依止。所以今天必需要這樣聲明。   因為佛教幾十年來,各人講各人的法,當它有一些落差的時候,每一個人會有感性的作用,保有自己上人講的話才叫做對;我師父講的話才叫做對!甚至你要跟他講正確的,他也會排斥,會排斥,會排斥。那麼我們今天來講,也是講給有理性的人,肯坐下來聽聽看佛怎麼講,我今天所講的,完全依照佛講的,沒有我個人的意見,沒有我個人的意見,只是把四十年來的修行來告訴大家,跟大家匯報一下而已。   接下來,我在文殊講堂,創立了二十三年來,有一天有個居士來,我就問他:大居士!怎麼用功?他說:我誦《地藏經》,我專誦《地藏經》,我一門深入。我說:嗯?(師父右手捂胸,表現出很吃驚的樣子)那就隨喜吧!他說:師父!有什麼問題嗎?沒有,沒有。經過了幾個月,就來了另外一個居士,我說:大居士,又怎麼用功?他說:我專誦《藥師經》,其他不看、不聽、不聞,我專誦這一部經,我一門深入。我心頭一震:這個怎麼跟一門深入有關系呢?你是專誦一部經典啊!經過了一年,我說:你怎麼用功?我念一句佛號、誦一部經典,我一門深入!我說:糟糕了!這麼一個簡單地“一門深入”,竟然有如此眾多的人去誤解佛的意思,佛講“一門深入”不是這個意思,它有依據的,它有經典的,它有出處的,號稱大乘佛教這麼多的人,我覺得這個事態嚴重,問題很大,這個問題很大(眾鼓掌)!   “一門深入”有沒有依據?有!有沒有出處?有!現在就開始要講這個了,我已經跟你事先聲明了,依法不依人,你今天要冷靜聽聽看佛怎麼講?我依據佛講的一門深入來告訴你,你接受,你有善根;你覺得說:我不接受!那是你的權利;但是今天主辦單位請我來演講,當然我也是為了無量無邊的眾生,給他一個正確的訊息,告訴你一門深入是什麼意思。   “一門深入”這個名相有出處否?有!有根據否?有!不要忘記,佛的四依止,依法不依人。現在我們理性來討論,一門深入,重點在於解六結、越三空。“一門深入”出自哪裡?出自《楞嚴經》。“一門深入”出自哪裡?出自《楞嚴經》的奢摩他、三摩、禅那裡面的二十五聖圓通,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章,第二十五聖。   “一門深入”,現在圓瑛法師的注解:因為《楞嚴經》大家都看圓瑛法師的,出自圓瑛法師注解的《楞嚴經講義》第869頁,我連第幾頁都告訴你,869頁。中間這一段經文,反流照性,這一段才叫做一門深入,我把它念一遍:   初於聞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動靜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漸增,聞所聞盡;盡聞不住,覺所覺空;空覺極圓,空所空滅;生滅即滅,寂滅現前。   這一段是“一門深入”。慢慢來簡單解釋一下。(眾鼓掌)   “一門”不是指地藏法門,不是指藥師法門,不是指專念佛號的淨土法門,“一門”是指耳根門,耳根,耳根門。這個耳根門如果攀緣外在的聲音;外在的聲音不是動就是靜,在佛教列為塵,根緣動塵跟靜塵,塵就是染污的意思。   動塵跟靜塵叫做出流、生死流,出流叫做生死流,根緣塵,內心動蕩不安,就是中間識心一直分別,根塵連接,心中識心分別沒有休歇,這個叫做出、生死流,就是所有的眾生生生死死,是因為緣這個外境。   耳根,諸位!六根——眼、耳、鼻、舌、身、意,眼門、耳門、鼻(門)、舌(門)、身(門)、意門,稱為六門。娑婆世界裡面,耳根最利,所以,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章,耳根圓通章討論到,耳根緣動塵迷失了,緣靜塵——沒有聲音叫做靜塵,沒有聲音在佛教裡面來講、經典裡面講叫做塵,也是會染污我們,也是塵。   根緣動塵、靜塵,然後耳根……(師父伸出大拇指)諸位!現在不是,現在是反流照性,就是修行人不要攀緣外境,要往內觀照,往內觀照,叫做反流照性。反流照性,我解釋一下:初於聞中,就是我們的聽聞,也可以解釋作我們的聽聞,以前是聽外面的動塵跟靜塵,現在放棄動塵跟靜塵。入流亡所,境界是所緣的,入流,不是出流,出流是生死,入流就見性,入流就是不聽外境,入流亡所,“所”就是動、靜。所入既寂,動靜二相,了然不生,當根不緣塵的時候,識心不生,入於寂滅,這個就是人空,證阿羅漢果。如是漸增,慢慢地功夫漸增,聞所聞盡,能聞跟所聞都不可得,就是根也要放下,根是能聞,所聞就是動、靜。盡聞不住,聞性如如不動,不取於相,所有的聞放下,動、靜、根,盡聞不住,不住就是不著,不著。覺所覺空,覺,能覺跟所覺都不可得,這是指菩薩進入法的……法執的菩薩位,能覺跟所覺空,也不可得。現在就是唯獨存在內心裡面的覺跟所覺,也不可得,這個覺還是要放下,就是空覺極圓,把這個覺性空到底,達到了極圓;空覺極圓,就是這個覺悟空到底,能覺、所覺不可得;可是,又落入能空跟所空,空所空滅,能空跟所空都空無自性,都不可得。最後一個:生滅既滅,寂滅現前。   所以,一門深入是解六個結,“結”就是心中打結,煩惱的意思。從凡夫;現在講耳根,從凡夫一直到成佛,有六種結要打開:一、在動、靜如如不動;在根無所能緣;覺——沒有能覺、所覺;空——沒有能空、所空;滅——就是能空跟所空當體即空,這個滅不是滅掉空,而是空是空無自性,諸法空無自性,當體即空,這個叫做滅,如果把空滅掉,又變成生滅。越三空就是人空、法空、空空,人空就是照見五蘊皆空;法空就是根、塵、識一十八界都不可得;空空,不可得的空也放下,沒有能空跟所空,生滅既滅,寂滅就現前,寂滅就現前。   在座諸位!這個《楞嚴經》耳根圓通章,我們在文殊講堂講了二十一個鐘頭,二十一個小時,觀世音菩薩的耳根圓通章,二十一個小時,何況說我們今天來只有兩個半小時,時間這麼短,時間這麼短,如果今天你要一直在這裡發揮,那麼,十次你也講不完。好!所以我今天,因為我覺得事情還是滿多人曲解的,這麼多人對“一門深入”這個名相誤會,我認為有必要解釋一下,提出來討論一下,認真,讓整個佛教出家或者是在家,徹底地了解佛意是什麼。   再簡單重點:諸位!不是誦一部經叫做一門深入,不是念一句佛號叫做一門深入,今天你念“南無阿彌陀佛”,師父在這裡贊歎你,你有善根,了不起,了生死有望,但不能掛上“一門深入”這個名詞,這個名詞不是用在這個地方,名相不是用在這個地方。在座諸位!“一門”是指耳根門,今天你專念“南無阿彌陀佛”,叫做一佛專念;你專誦一部經典,叫做一經專誦,專誦,專門誦這一部經典,跟一門深入扯不上關系,深入是對淺出講的,由淺入深叫做一門深入,解動、靜、根、覺、空、滅,越三空:越人空、法空、空空,功夫愈來愈深,叫做由淺入深,才有一門深入。   如果說,在座諸位!我必需聲明:我贊歎念佛、也贊歎你誦經,贊歎誦經,我們文殊講堂也是念佛、也是誦經,諸位!不能誤會我,我必需告訴你:這個名相不是用在這個地方,你用錯了名相,會鬧笑話的!身為一個佛弟子,大乘的佛弟子,在今天五十年來,大乘佛教這麼興盛的一個台灣,對一個基本的“一門深入”,四個字而已,就扭曲到這麼嚴重,這個實在是說不過去,說不過去的。所以,很多的居士來,來到我這個前面,都一直講這樣叫做一門深入,我實在是百思不解,這個跟一門深入沒什麼關系的。再強調一次:我不反對念佛,也不反對誦經,我贊歎念佛,同時也贊歎你誦經,你要怎麼修行這不關師父的事情。諸位!今天有一個居士念佛念了二十年,來到文殊講堂,我就問他:你怎麼修行?他說:我專念這一句“阿彌陀佛”,其他不看、不聽、不聞,我一門深入,我專修,其他不看、不聽、不聞。我說:我現在問你一句話,你要手摸著良心跟我回答。他說:好!我現在問你:你這二十年來,你有沒有犯過殺盜淫,輕微的?他說:有!好!我說:那你叫做夾雜而修。再來,你內心裡面有沒有起過貪嗔癡?你老實告訴我,你念佛念了二十年,你講你是專修,你有沒有?你講!他說:有!我說:那個叫做夾雜煩惱而修,對不對?專,內心裡面無妄叫做專。   在座諸位!我們今天一定要弄清楚,佛法它是心法,今天我們修任何一行,我們都贊歎,八大宗派我們也隨喜,也隨喜;但是,一定要了解,內在裡面的煩惱,如果你一直念佛一直壓抑,念佛一直壓抑,諸位!問題並沒有解決,問題並沒有解決。所以,我們要一邊念佛,要一邊開般若智慧,對不對?要解如目,要行如足。我再強調一遍:我絕對贊歎念佛,也絕對贊歎你誦任何一部經典。為什麼贊歎呢?因為怕眾生誤會我,會誤會啊!對不對?記得!念佛的時候要用大般若智慧去念佛(眾鼓掌),這個才對嘛!諸位!沒有妄想心,用般若心念佛,念到一心不亂,這個就真正的專念了。對不對?所以,要用般若智慧念佛,要用般若智慧去誦經,這樣才是佛弟子嘛!是不是?我們佛弟子不能閉門造車,所以我們一定要了解佛的心法,要聽經、要聞法。   我們讀大學的時候,那個大學的教授都鼓勵我們,說:你們這引起大學生,要盡量去聽中國人演講,這引起學者、教授都是三、四十年的經驗,集中在兩個小時講給你聽。我今天也是,我集中了四十年的經驗,我講給你聽啊(眾鼓掌)!我的心,佛陀很清楚的,我不是來跟哪一個法師過意不去的,我希望既然稱為大乘佛教,就應當有大乘菩薩的雅量、理性,還有大乘菩薩的摩訶般若大智慧,這樣才不會愧對佛陀。關起門來修行沒有關系;但是,內心裡面要有佛的智慧,佛的智慧。所以,我們指“一門深入”。再強調一遍:我不針對任何一個法師、道場、宗派來講的,要針對佛的正法。它的出處再講一遍:“一門深入”,出於《楞嚴經講義》869頁中間的經文:   反流照性,初於聞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動靜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漸增,聞所聞盡;盡聞不住,覺所覺空;空覺極圓,空所空滅;生滅既滅,寂滅現前。   這個叫做解六結,越三空,反流照性,一門深入。反流,如果是生死叫做出流,根緣塵叫做出流;現在反流照性,照性,性就是不生不滅的涅盤妙性。所以解六結,越三空,叫做一門深入。這個“一門”指的是耳根門,耳根門。而這個耳根門,當然進去本性,本性都一樣,眼見性叫做眼見,如果開悟在眼叫做見性;如果你大悟在耳叫做聞性;在鼻叫做嗅性;在舌叫做嘗性;在觸叫做觸性;在意叫做本性,真如本性。所以,如果到究竟義就沒有分別,就沒有任何的分別,統統同一個本性,統統同一個本性。 
文章出處:http://zoe1130.blogspot.com/2017/03/blog-post_8.html
Prev12345678910Next Go: / 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