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MS知識社群(Sites)師生部落格(Blogs)朝陽首頁(Homepage)Login
990721 論「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by 張輝鑫 2010-07-20 22:37:50, Reply(0), Views(2919)
990721  論 人不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論語學而篇第一章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乎?人不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徐自民師論語講要節選:學在自己,用由天命,學成而人不知,不得其用,天命也,君子何慍之有,故曰不慍。
雪公老師論語講義節選:假若時機不合,不逢知音,空懷大才,無處去用;既是學有所得,自然知命,不可牢騷不平,自傷中和。應該養氣持志,不怨不尤,完成宏量君子,天爵更為尊貴。
按:
論語首章以字為詩眼。能學者人,所學者道。全章三段,時習道指勤奮自修(含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五端,非只端坐唸書也);朋來問學為切磋博聞、諮諏善道(含結交直、諒、多聞之益友,尋師訪友,及切磋請益);人不知吾學道有成而出仕受阻,心不慍怒,此君子知命守道之德也。
 
本文只論首章末句:「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此句以字為關鍵,能知者他人,所知者我之德學。

「人不知」之「人」,乃謂他人。他人者何?自指與我有關之人,排除一切不相關之人。凡對我之德學,能欣賞、能宣揚、能舉薦,乃至能任用升遷我之主管皆是。或謂應含一切人,但若不相干之人不知我,與我之有無受用何干?又,不相干之人不知我,我豈能慍及斯人?

而「不知」之「知」,乃謂他人知吾有學,知吾學成,知吾可用之知。故知是認知、賞識之義。知之後才會,不知必不用。但知亦分直接與間接。若有權用人之人直接認識賞識我,則我受舉拔聘用機會自然較大。若有權用人之人不認識我,則須有幫我宣揚介紹、願舉薦我之人,否則自無受舉拔聘用之機會。不論直接間接,凡助我得舉拔聘用之人,皆我之貴人。 

知分深淺,深知則易判,淺知則難斷。不知亦分深淺,完全不知自無晉用之可能,稍知則須加調劑補正,否則人對我之德學或見解實難以諒解。

一般機關機構用人,須值開缺之時,且有徵才邀薦、探聽、遴用、銓敘、提獎之程序。以上所言,皆我受知受舉拔聘用之環境因緣。若吾人無德無學,他人豈能欣賞?豈敢宣揚?豈敢介紹舉薦?乃至豈能任用升遷?且若適值機關機構尚未開缺之時,或吾人未掌握機關開缺消息,或有機會但無人舉薦介紹、無人提攜,此則時節因緣不足,自然出仕受阻。因此人要施展所學,必須進入用人環境,循一定程序,具足因緣乃得受舉拔聘用。

 

人受知受用受提獎曰知遇,貴人相助對我謂有知遇之恩。反之,人不受知不受用不受提獎,即曰人不知。若人自謂懷才不遇,有一得之長卻無得施展,當自思惟,是我自己無德無學否?無可認知否?無可賞識否?無可用之處否?無人舉薦介紹否?時節環境不對否?無人提獎否?此乃吾人遇「人不知」時之正確態度。曩昔受知遇則如馬遇伯樂,伯樂識得麒驥,當亦識得駑馬。此分三說,其一曰馬多伯樂少,須有伯樂乃有千里馬。然今日自謂為麒驥者何其多,卻苦恨伯樂何不出世也。其二引旬子云:騏驥一躍,不能十步;駑馬十駕,功在不舍。駑馬雖劣積漸亦可成事。自以德能陋劣者可以取法。其三引黃庭堅詩云駑馬戀棧豆,豈能辭縶縲。戀棧既得利益之短視者當以為誡。岳武穆所謂寡取易盈,好逞易窮,駑鈍之材也。」反之麒驥則為受大而不苟取,力裕而不求逞,致遠之材也。」

 

今日之下,自有一類端靜之士,雖有應務之才,然恥為自獻,故其才德不為人知,此等人顧不致於惆悵而獨悲。但大多不得受任用晉昇之人,每於投效無門、升遷無望、加薪無著之時,或怨天,或尤人,或怨懟,或自怨自艾,或怒罵主管,此即慍也。慍由嗔生,慍不分輕重大小,都必然於事無補,徒損己德而已。

 

孔子云知命,了知因緣果報也。知命者,必徹底了解自身際遇之因緣果報。人不知時,或靜待時移勢異,或努力改變因緣。因緣一變,結果自變。易經曰:藏器於身,待時而動也。若人不知時,君子正以反躬自省,知命培德。君子值遇而聞達,當可立命行道;人不知時,自應知命守道
[發明一]

人之相處,貴在相知。君臣若相知,君則敬,臣則忠。父子若相知,父必慈,子必孝。夫婦若相知,必夫唱婦隨,相敬如賓。兄弟若相知,兄則友,弟則恭。朋友若相知,必能講信修睦,相得益彰。相知之可貴在諒達,彼此互信且不苛求,或能相濡以沫,或以默契信守。

如或不然,人不相知,則君之視臣如草芥,臣之視君如寇讎。父子不相知,父則苛責,子則不孝。夫婦不相知,必夫妻反目,乃至恩斷義絕。兄弟不相知,則兄不友愛,弟不恭順。朋友不相知,則棄義背信,無所不至。夫人遇此皆謂逆境,謂孽緣,實為不相知耳。

孔子云:「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古德勸人但問自己為君子,不問他人待我如何,論消極則不慍,論積極則但盡本份,各宜守己,不問前程
[發明二]
論語中處處可見孔子勉勵弟子立德求學修道,進而發為世用的主張。易言之,孔子主張出仕,不贊成隱逸。見用須受知遇,受用之前須立德求學。因此學術及品德條件還不足的人,孔子也不主張他出仕。弟子自己謙抑不汲於仕進,孔子也稱許。
如公冶長篇第6章載:
子使漆雕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說(音義同悅字)
徐自民師論語講要皇疏引范甯曰:「孔子悅其志道之深,不汲汲於榮祿也。」再如先進篇第24章載:子路使子羔為宰。子曰:賊夫人之子。徐自民師論語講要孔子主張學而優則仕,子羔學問尚未成熟,派他去做費宰,無異是害了子羔。是否乃爭端之地,孔子基於保護學生,不願見子羔去送死,則不可考矣
關於費,論語中至少提到三次:論語雍也第六篇一章提到『氏使閔子騫宰。閔子騫曰:善為我辭焉。如有復我者,則吾必在汶上矣。閔子騫賢而智,避地不就。論語季氏第十六篇有季氏將伐顓臾一章,冉有坦言顓臾而必欲攻取之。論語陽貨第十七篇一章亦提到公山弗擾以孔子前知之人,是否早就警覺實爭端之地,亦未可知。
漆雕開、與閔子騫三子之未出仕也,漆雕開是蒙老師提拔,羔是學長提拔,閔子騫是季氏親自提拔,他們面對出仕機會,或自謙學問不足,或因老師不放心外放,或不願為季氏工作,結果都沒去成。此皆因緣不足故也。漆雕開與閔子騫有自知之明,不慍可知;子羔若聽勸亦不致慍
今日之下,學生自謂道德學問遠高於師長者多矣,觀諸每學期成績發布後之怨氣衝天可知
[發明三]
孔子既期勉弟子受知出仕,卻不贊成一般俗人總錯將方法當目的,倒果為因,以追求祿位名聞為重,而忘卻建樹與自己的成德達才。因此語里仁篇第14章載:
子曰:不患無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為可知也。
徐自民師論語講要云:位,是官位。立,是在官位而有建樹之意。勿愁無官位,但愁如何建樹。勿愁我不為人知,但可求其可以為人知之之道。建樹不必有位,立德立功皆是。求為可知,學仁義可耳
今日之下欲揚名立萬者,以聚徒成群為方便,以逢迎拍馬吹大氣為手段,以名聞利養為鵠的,視忘情建樹者為愚頑。君子則以成德達材為方便,以通情達理為手段,以博施濟眾為究竟。故小人之去聖賢也日遠,君子則希聖希賢以日就月將。
[發明四]
受知遇難,知人更難。孔門弟子後在各諸侯國受見用,孔子固憂喜交參。喜弟子得其位,弘道有方便。憂則在諒渠等或不知,概言之例如不知君上喜怒何以施為,不知人才何能用人成事,不知良師益友何可求學。故語學而篇第16章載: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徐自民師論語講要云患是憂患。不患人不知我,但患我不能知人。學為君子,有道而人不知,道不能行,屬於天命,無可憂患。若我不能知人,實為大患。為領袖者不得賢才,求學者不得良師益友,以其賢愚莫辨之故,是以為患。
   「患不知人也。」釋文作「患不知也。」皇疏:「王肅曰,但患己之無能知也。」
           足見孔子所憂唯道能行否,並不憂患己身不受知遇。但無論修身求學行道,必求賢明師友,此孔子所憂之識人不明也。
          [發明五]
          人心不同各如其面,究竟如何知人?論語為政篇第10章有一段精闢的論述:子曰:「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徐自民師論語講要學而篇:「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如何知人,此章視、觀、察三句經文就是知人的方法。

     春秋隱公五年穀梁傳:「常事曰視,非常曰觀。」爾雅釋詁:「察,審也。」劉氏正義說:「視、觀、察,以淺深次第為義。」

    「視其所以。」以,何晏集解作用字講。皇侃解釋:「即日所行用之事。」即日就是當日,近在眼前。即日之事,就是穀梁傳解釋的日用尋常的事情。視其所以,就是看此人平常所作之事。這是從近處看。只看眼前之事,尚不足以了解此人。

    「觀其所由。」集解:「由,經也。言觀其所經從。」皇疏之意,從來所經歷之事。劉氏正義:「所由,是前日所行事。」依穀梁傳說,即是觀非常之事。這也可以說,從遠處看此人如何辦事。亦即由過去的特別事跡,進一步認識此人。

    「察其所安。」就前述所視所觀之事而言,詳察其辦完事情之後,他的表情如何,以明其本意。皇疏:「安,謂意氣歸向之也。」劉氏正義:「安者,意之所止也。」潘維城論語古注集箋說:「行善而安之,則善日進。有過而安之,則惡日積。」

    皇疏:「視,直視也。觀,廣瞻也。察,沈吟用心忖度之也。即日所用易見,故云視。而從來經歷處,此即為難,故言觀。情性所安,最為深隱,故云察也。」

    「人焉廋哉,人焉廋哉。」廋,是隱藏之義。孔安國注,作匿字講。知人很難,但用以上的方法,即由其人各種事跡去觀察,便能知道他是何種人,是君子,是小人,皆能顯然,他何能隱匿其實情。

     皇疏:「焉,安也。廋,匿也。言用上三法,以觀驗彼人之德行,則在理必盡。故彼人安得藏匿其情耶。再言之者,深明人情不可隱也。」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