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MS知識社群(Sites)師生部落格(Blogs)朝陽首頁(Homepage)TronClass教學平台登入
積財不如積德留給子孫後代
by 張輝鑫 2018-05-12 04:39:34, 回應(0), 人氣(33)

積財不如積德留給子孫後代

https://www.watchinese.com/article/2014/11171?page=show

江西某生,擅長看風水,他在湖南道州遊玩的時候,發現一塊地,風水非常好。正當他在仰觀這塊地的時候,來了兩個人,其中一人,衣着華麗,另一人手持羅盤,四處看看說:「這塊地不好。」某生暗自笑他胡說,於是就走過去同他們交談,互相詢問籍貫、姓氏。

原來,衣着華麗者,是城中一個富人的兒子,手持羅盤者,是專門替人看風水的。風水師聽說某生是江西人,就說:「江西出了很多著名的風水師,先生您一定也很高明。」某生謙遜一番,略微露了一手。

風水師大為折服,稟明富家子,邀請某生同他們一起回去,某生就住進了富人家,本想將前次那塊寶地的情況告訴富家子,又暗自思忖那塊地風水太好,不是大福德的人承受不起,在這富人家呆久了,發現他們的所作所為並非是有福的人,於是對此秘而不宣。

恰在此時,這富家人的親家蕭公要安葬父母,來請風水師,某生因而應聘前往。蕭公一向是個忠厚人,樂善好施,鄉里人都視之為大善人。某生想,此人大概能夠承受前次相的那塊地,於是將寶地介紹給蕭公。

於是蕭公花重金買下那塊地,某生擇時替他點挖墓穴。下葬幾天後,某生對蕭公說:「這塊地不是有大福德的人承當不起,您老人家固然是忠厚長者,但不知天意如何?違背天意會大禍臨頭,老人家何不在墓旁睡一晚上測試一下,如果不該屬於您,應當有異兆。」蕭公接受了建議。

當天晚上蕭公與其子蓋床葦席睡在墓旁。到了半夜,聽到遠處傳來喝道聲,蕭公偷偷從席縫裡望去,只見一隊手持旗幟劍戟的侍從,護引著一個威武男子乘馬而來。

蕭公暗想:「這半夜三更,荒山野地,怎麼會有貴人經過。」正奇怪間,這隊人馬已到墓旁,乘馬者停住馬喝斥侍從道:「這是何孝子的地,蕭某何許人也?竟想佔有!趕快把他抓出來!」

蕭公很害怕,在地上一邊磕頭一邊大聲說:「本來就懷疑自己沒有資格佔有這塊地,以至會受到上天的懲罰,因此才睡在墓旁測試,既然承蒙您指示,情願馬上遷墳讓地。」隨即聽到馬上的人說:「念你一向忠厚老實,這次姑且寬免你,如果能替何孝子安葬父母,將會另外給你一處好地,這個墓穴應該趕快埋起來以免泄了地氣。」

說完,一陣風似地走了,轉眼間,四周寂靜如初。此時天已大亮,蕭公父子回來後,請某生遷墳封穴。同時一起尋訪何孝子的下落,但都沒打聽到。

一天,某生獨自到郊外散步。走得遠了些,來到一個小鎮上。突然遇到了大雨,急忙躲到一家米店的屋檐下。此時天色已晚,店裡舂米的工人都休息去了,只有一個年輕人還在繼續舂米。

某生感覺奇怪,就和他聊起來,小伙子道:「因母親年紀大了,每頓飯要有肉否則就吃不飽。我早上工晚收工,可多得點工錢奉養母親。」問他姓什麼?說:「姓何。」某生心想這該不就是何孝子吧?想多了解何孝子事母是否真誠?就借口說天下大雨路又遠,想在何家借住一晚。何答應了。

某生拿出五兩銀子請何為其準備晚餐,何驚訝說到:「哪用得了這麼多錢?」某生說:「剩下的就給您母親買點吃的吧!」何生不同意地說:「我儘力侍奉母親,心安理得;無功多收人錢財,道義上說不過去!」某生堅持要給,何生只取了一兩為客人買了酒肉。

相伴回到何生家中,一看只有兩間房。內房由母親住,外房前半為灶,餘由何生夫婦住。地方狹小潮濕但很乾凈。何生先向母親稟告有客人來借住一晚,母親就叫媳婦燒茶,不要怠慢客人。

何生請客人入內,並說到:「家裡窮沒有多餘的房間,已請媳婦和母親同睡,請先生不嫌棄與我同榻。」招呼客人坐下後,隨即端出茶水、酒菜,放在桌上說到:「恕我不陪先生,請自用。」轉身走入房內,某生由門縫裡朝內瞧,見桌上放了菜、小刀、湯匙,夫婦兩人扶着母親坐在正座,母親吃飯兩人侍候在旁,一會兒端湯一會兒挾肉,和和樂樂。

母親吃畢,媳婦收拾碗筷,何生親自侍奉母親洗臉,然後兩人才對坐吃飯,下飯的只是一些腌黃菜。某生邊吃邊看,心中十分嘆服。不久何生出來,見客人已用餐完畢,又端上茶來,對客人說:「被子、枕頭都在床上,先生走了這麼遠的路,很辛苦,請先睡不必等我。」某生點頭答應,何生隨即又回內室。

某生仍舊由門縫向內觀察,見何生靠在母親旁坐下,有趣地敘述街坊間所聽到的趣聞,老人家很高興的聽着。隔了一會兒,何母打了哈欠有了睡意,何生親自擺好枕頭,抹凈席子,幫她脫衣。媳婦侍候在旁,沒有一絲厭倦。

等到母親睡下,何生又為之捶背、搔養。聽到老人發出了鼾聲,夫婦二人才輕悄悄地離開,深怕驚醒老人。

某生非常讚歎其孝行,想起神的話,真是不錯。等何生出來,就問到何父過世多久?是否已安葬?何生流着淚說:「已經四年,我打工養母,無力下葬,真是不孝,至今父親靈柩仍停在宗族祠堂裡。」言之痛心。

某生見其聲淚俱下,安慰道:「你不要傷心!我住在一位蕭翁家裡,他有塊吉地,可代你請他割愛與你葬父,喪葬開支也包在我身上。」何生驚訝道:「我與先生素不相識,怎敢接受這樣的恩惠?再說地已有主,即使幸蒙先生哀憐,也怕說了沒用!」

某生說:「這你就不必擔心了!我知道蕭翁一向慷慨好施、樂於助人,若知你如此孝順,應不會吝惜。三天後我與蕭翁來拜訪你,希望到時你不要外出。」何生含淚說到:「若真能如先生所說,我將終身不忘您的大恩大德。」某生說了些安慰的話就入睡了。

天還沒亮,某生醒來卻不見何生。到了太陽升起,見何生端著碗從外面進來。一問才知何母想吃湯圓,何生四更天就進城去買了,往返一共是二十幾里路,某生大為嘆服。

回去後,蕭翁得知一切情況,高興地說:「這是神的旨意!現在既然找到何孝子,我怎敢吝惜呢?」過了三天,就和某生帶了地契上何家去。到了何家門口,聽到何生夫婦哭得悲哀,二人大驚。

入門一問,才知何母在三天前某生告辭後,突染急病醫治無效,隔了一天便去世了!何生見了蕭翁等,跪地叩頭痛哭不已。蕭翁憐憫何生,資助棺木費用,贈與前吉地地契。

某生為何家擇日下葬,並負擔喪葬費用。喪事辦完後,何生夫婦同來致謝,同時要求在蕭翁家幫傭以償還所欠。

蕭翁驚訝地說:「這一切都是因為你的孝順感動了老天,得到了神佑,我怎能貪功呢?」就把先前發生的事告訴何生夫婦,且說道:「你是孝子,能彼此作朋友是我的榮幸,怎敢委屈你當傭人呢?我家空的房子很多,若不嫌棄,何不全家搬來同住?絕不會讓你們為柴米擔憂。」何生謝絕連稱不敢當,蕭翁堅持如此安排,於是何生夫婦就住下來幫忙蕭翁管理帳務。

過了一個多月,蕭翁對某生說:「先前神曾許諾將吉地讓與何孝子後,會另安排一塊作為補償,現在看來,神的話不假,請你留意考察一下!」某生答道:「自當如此,我並非靠看風水謀生,若非蕭翁您的事未了,我怎會長期留在此地?神既已許諾,則必定可得吉地。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希望蕭翁您再等待一些時候。」

從此某生每天在田野山谷間來往察看,訪靈穴、探龍脈,一個多月過了,神情憔悴一無所獲。一天,他路過何家墓地徘徊遠眺,忽然看到數丈以外隱約現出龍脈氣象,追蹤查看,果然找到真龍脈,細看原與何家同出一源,貴氣則稍遜,而富可百萬。

於是請蕭翁買下此一寶地,並為擇日埋葬祖宗靈骨。大事已畢某生告辭返鄉,蕭翁贈千金以為報酬。某生堅持不受,說道:「先前曾說過,並不是靠看風水謀生。希望蕭翁您能將這筆錢用來濟貧。」蕭翁熬不過某生的請求,只好設宴餞行。何生夫婦也前來含淚叩謝。

某生回家後,考試連連報捷,中了進士。蕭翁自葬親之後,家業日漸興旺,富甲一郡。沒過幾年,其子考中進士而入翰林,官至藩司。何孝子之孫,何文安公凌漢,乙丑年中探花,官封禮部尚書,成為一時之理學名臣。其子何紹基,又於乙未年考中解元,聯捷入翰林館,多次擔任國家主考官。何蕭兩家之貴富正如東升旭日,蒸蒸日上。

何孝子並非有特殊才能、異於常人的表現引起別人的注意。而是其異於常人的孝德感得天地的護佑,鬼神的恭敬,終於使家道光顯,綿延子孫。某生重義而輕財,蕭翁仁厚而好善,能一起承受厚福也是當之無愧!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積金積銀不如給子孫後代積德,只有祖上積德,子孫後代才能健康、平安,厚福無窮。

(事據《坐花志果》)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