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MS知識社群(Sites)師生部落格(Blogs)朝陽首頁(Homepage)TronClass教學平台Login
2015.5.17 金融時報(FT):與少林寺方丈共進午餐
by 張輝鑫 2015-05-17 15:00:36, Reply(0), Views(865)

金融時報(FT):與少林寺方丈共進午餐

時間:2015-05-1620:24英國《金融時報》吉密歐

http://www.mingjingnews.com/MIB/Blog/blog_contents.aspx?ID=0000001000001314

少林寺方丈釋永信(ShiYongxin)剛把iPod的耳塞放入耳朵,耳膜立刻被震耳欲聾的紐約武當派樂隊(Wu-TangClan)的音樂震得咚咚直響,但他神情依然坦然自若。

出於禮貌地聽了一會兒後,釋永信坦言:我聽不懂。他的普通話地方口音很重,饒舌組合武當派是上世紀90年代來自紐約斯塔騰區(StatenIsland)的新潮樂隊,對上世紀70年代功夫電影推崇備至,自詡就來自少林貧民窟

我們就坐於少林寺餐館內,少林寺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名下的世界遺產,坐落於中國中部河南省嵩山(MountSong)鬱鬱蔥蔥的山谷中。這家規模不大、有1500年歷史的寺院是佛教禪宗(ZenBuddhism)的祖庭,也是中國功夫的精神家園。幾百年來,寺中的僧人在此研習武術,為的就是匡扶社會正義,尋求悟道。外面,遊客正漫步於寺院,觀看名滿天下的武僧的定時表演,他們展示力量以及眼花繚亂的功夫。

少林寺這麼一個地方能與全球最知名、最鬧騰的饒舌組合聯繫在一起,確實難以想象。但我設法對釋永信說,即便他並不知道武當派饒舌組合,但上世紀90年代的很多西方成年人一開始知道少林寺源於聽《全球聞名的少林寺》(ShaolinWorldwide)這樣的歌,歌詞大致是這樣的:

絕地武士(Jedi),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什麼少林寺,別他媽地跟我扯淡!

饒舌樂隊靠沽名釣譽那就中招了。

有關少林寺的不實之詞實在太多,釋永信說,神態十分淡定,是多年修煉的結果。這些人並不瞭解少林寺,也不代表真正的少林歷史、少林文化與少林精神的傳承。

在武當派饒舌樂隊RZA、大佬鬼臉(GhostfaceKillah)Ol’DirtyBastard及其他成員看來天經地義,但在中國,這正是很多人口誅筆伐釋永信的把柄。46歲的釋永信爭議不斷,自他1999年升任該寺第30位方丈以來,就不斷飽受攻擊,指控他收受貴重禮品,把少林古寺商業化。中國網際網路上公然指責釋永信的那些人認為,他的種種行為反映了全社會赤裸裸的唯利主義,在過去幾十年,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分崩離析,全民追求財富留下了巨大的精神與道德真空。

佛教是中國的主流宗教,全國信眾超過3億人。與其它佛教流派一樣,禪宗強調放棄世俗紛擾,通過修行與踐行佛教教義(包括禁止傷害任何的生靈),最終實現悟道。少林寺是很多武俠小說與電影主角的發生地,已經成為中國通俗文化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事實上,它是中國走向世界最知名的金字招牌,對此釋永信方丈居功至偉,中國媒體給了他和尚CEO”的綽號。

少林寺的經營包括出資建立全球功夫巡迴表演團,允許影視、卡通及舞臺劇冠名以及先期投資中藥系列產品。在北美、歐洲以及其它國家,它還派出僧人建立了40多個功夫及修行中心,但釋永信說這些中心以及其它文化營運勉強保本。相反,他說寺院每年幾百萬元贏餘中的大部都是來自每年約200萬遊客的門票收入,其中30%歸少林寺,70%上交地方政府。

少林寺在全球註冊了商標,以阻止他人盜用其名來推銷不合教規理念的東西。但它的主要戰場在中國,因為中國保護智慧財產權的意識薄弱,從生產軟飲料、筷子到電器與汽車的各色公司都盜用少林寺商標。甚至白酒與火腿腸的生產廠家也是如此,雖然禪宗嚴禁食肉與飲酒。

大量的侵權事件以及中國司法系統糟糕的智慧財產權保護,意味著少林寺追究每位侵權者得不償失,但釋永信說最終一切都會向好的方向轉變,對此他持樂觀態度。若付諸司法來保護我們的權益,就會花大量的時間與精力,結果卻不一定事逐人願,他說。中國人將來一旦與西方人一樣,有很強的法制觀念,侵權行為自然就會停止。讓我覺得驚訝的是,他的說辭與中國主政者如出一轍。

然而,他解釋說,創建於1988年的河南少林寺產業開發總公司(HenanShaolinTempleIndustrialDevelopmentCompany)是中國第一個實名注冊商標的宗教團體。我們會應用法律與商業手段來保護自己的智慧財產權與品牌,保護自己的文化傳承,他說。

自西元5世紀建寺後,少林寺經歷了多次破壞與重建。1949年共產黨奪取政權後,其周邊所有的農田都被充公,並重新分配給農民,使得寺裡僧人無法自食其力。十年文革浩劫中,留在寺裡的僧人遭到毒打與迫害,被迫解散。但十年浩劫結束後,有些僧人回到了寺裡,開始重振其傳統,包括恢復練功習武。

1981年,16歲的釋永信進入少林寺,從此以後,他一直立志要重整雄風。為了保護及進一步傳承少林寺,我感覺他做了很多妥協。但是,釋永信說,梵蒂岡(Vatican)就有自己的銀行,就是一家跨國公司,而少林寺每年的收入甚至都無法入圍全中國100家最有錢的寺院。

我們銀行存款不多,但庫裡的存糧很多,足夠吃上兩年,所以即便遭災,少林寺可保兩年衣食無憂,他補充說。正是對中國傳統歷史的深刻理解,才造就了他與眾不同的商業技能。

午餐由寺院的老廚師親自安排,服務僧人端來第一道菜——烤麩、醃蘿蔔與豆腐乾做成的、被譽為三珍迎客”(threetreasurestowelcomeguests)的精選素小吃——這時釋永信的手機響了,他從飄逸的深紅色袈裟中掏出嗡嗡作響的三星手機,並禮貌地掛斷了對方的電話。我這時注意到他的手指修剪得很整齊,耳垂也特別大,這樣的體征在中國的文化裡表示能力出眾、財運亨通。

菜不斷地被端上來,方丈矜持地說自己吃飯一般很簡單。事實上,我被允許參加清晨的誦經課,並與眾僧一起吃了一頓豐盛早餐——大米粥、素菜以及熱饃,給我們端飯的小和尚年齡不超過10歲。釋永信與其他和尚一起坐在木凳子上一聲不吭地吃早餐,不到15分鐘,大家就風捲殘雲地吃完了。

看到他的手機後,我覺得正好可以問問他偏好小飾件與貴重禮品那些事,釋永信經常在公開場合乘坐大眾SUV(VolkswagenSUV),堂而皇之使用iPad大眾車不到100萬元,是地方政府所送,因為我們給他們帶來了不菲的收入,他淡定的神情中,略顯不悅。我們吸引了很多的遊客與學生,所以地方政府獎勵我一輛車,勉勵我要更好地工作。

他說iPad與其它飾件都是信徒所贈,但都要用到無法再用才更換。我所做的一切不為別人,而是為了整個社會與大眾;也不為我個人及地方政府,如果社會或信眾有需要,我都會竭力為之。

接下來吃的這道菜由捲心菜與豆腐乾丁做成,它有個好聽的名字叫飄香瓦罐”(floatingfragranceinaBuddhistpot),但我注意到釋永信幾乎未動筷子。他提到與地方政府的利益分成形象地說明了在中國,宗教團體與宣揚無神論的共產黨之間要處好關係是多麼不容易。中國政府只承認五大正式宗教團體——道教、佛教、伊斯蘭教、天主教以及新教——並要求他們組成受愛委會監管的機構,愛委會則由國家宗教事務管理局(AdministrationforReligiousAffairs)與統戰部門(Communistparty’sUnitedFrontdepartment)所管轄。

北京政府並不承認其他世界性宗教,如東正教(OrthodoxChristianity)、猶太教(Judaism)、摩門教(Mormonism)以及巴哈伊教(baha'i),也不承認很多天主教與新教的秘密家庭教會。但只要這些非官方活動屬於私下行為,官方也能容忍,但任何顯示政治苗頭的組織都會遭到政府無情打壓。

釋永信則無需要擔心這些事。1998年以來,他一直是全國人大(NationalPeople’sCongress,是擺設性議會)代表,2002年以來,一直擔任官方的中國佛教協會(BuddhistAssociationofChina)副會長。通常說來,他與寺裡其他一些高僧就能決定誰能受戒當和尚,並隨後在省級宗教事務局登記備案。但方丈由宗教事務局直接任命,這些機構幾乎清一色都是信奉無神論的共產黨員。

我問他是如何被選中當方丈的,他的回答很簡單:因為我聽組織的話。我願意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為人民服務是共產黨的傳統口號,是各級黨政機構的口頭禪。他解釋說:宗教服務於國家在中國由來已久,在其他許多國家也莫不如此。縱觀歷史,概莫能外:宗教必須敬重帝王,敬重政府。如若不從,它就很難生存下來,他說。我們必須依靠政府來宣傳與發展。政府權力很大,若沒有它的支持,我們很難發展。

他這時的說話口吻又儼然象一位跨國公司的CEO

這時小和尚又端上一盤油炸茄子與豆腐做的菜,菜名就叫悟道開顏”(blossomingsmileofenlightenment),我問如何回應那些批評者,對方指責他癡迷於把神聖與世俗揉雜在一起。

我們的目的旨在弘揚佛法,淨化眾生靈魂與心智,釋永信說。事實上,我們迄今為止的商業運作很保守,因為我們不想太多介入世俗事,也不想過度開發少林寺。他提及2009年,正是自己與其他一些僧人的強烈反對,才使得當地政府讓少林寺到國內或國際上市的提議束之高閣。

方丈吩咐菜上慢點,多數菜他嘗了一下就被端走了。整頓午飯,似乎想讓我相信他並非如外界所傳那樣,是個貪圖享受的品行不端之輩。他也多次提到自己與手下的僧人生活簡樸,每天的生活費只有7元錢。

解釋自己承受社會壓力的那一套說辭,卻顯得很有說服力。我們希望借助少林寺的影響,能扭轉時下不良社會風氣;這幾年,我們親眼看到全民污染地球,過度開發利用資源,物欲追求日盛一日,他說。我們希望每個人都如僧侶一樣生活簡樸,不要象那些一夜暴富者那樣追求名牌與奢侈生活。

最後端上來的一道菜是佛家版的佛跳牆”(Buddhajumpsoverthewall),細細品味著這自相矛盾的菜名,釋永信不禁呵呵笑了起來,這道菜通常是用肉與海貨煨的高湯,味道鮮美得甚至能讓和尚違背清規戒律,翻牆而出。

瞧瞧,這道菜可以讓你感知中國佛教的包容與慈悲,他說。在其它文化或宗教中,如果用了這樣褻瀆神靈的菜名,定會掀起軒然大波。

起誓不傷害生靈的佛家弟子天天舞刀弄劍,練習用鐵拳擊碎天靈蓋,同樣顯得很具說服力。對於釋永信來說,暫時的利益交換——包括商業運作——似乎僅僅只是悟道路上的必然分化而已。

譯者:常和

三味餐館(Samadhirestaurant)

地點:中國河南省少林寺

三珍迎客:烤麩、醃蘿蔔與豆腐乾丁

素魚翅湯:南瓜與豆麵

春捲:用瓜、蘿蔔與素雞做成

飄香砂鍋:捲心菜與豆腐丁

悟道開顏:油炸茄子,豆腐與素菜

佛跳牆:人參、菌類與雪果燉的濃湯

定價:每客約80美元

(相互搶著買單差不多折騰了快1個小時,最後還是由我買單,因為這歷來是FT的規矩。但違背了中國人的禮儀,但這種所謂的不合規矩最終還算被接受了。)

 

Reply